【繼承者們】- 守護的彼方,朝向你走的路,是否有溫暖心底的笑容,一如初見。


d0068116_134933.jpg



最近開始補看【秘密】,看到瑜晶甘願為道勳頂罪入獄服刑的橋段,瞬間,【繼承者們】裡尹室長對金元說過的話語,驀地浮現腦海。尹室長說,當年的李代表,如今的金元,他們所決定的順序,即是做出了選擇,選擇了心中的第一順位。

這番領悟,沉重而真實。能說李代表和金元錯嗎?他們只是擁有更想獲得的東西。


【秘密】亦然。

道勳不是完全的壞人,他也曾經善良,也曾經有過真心。只是,面對可能失去辛苦得來的名譽、榮耀、財富及一切的多重衝擊下,悄悄隱蔽的良知,已逐漸無法喚回深愛姜瑜晶的安道勳,那個男孩曾經充滿正義感,擁有比陽光更溫暖的笑容。

當瑜晶第一次流著淚請求道勳救救她男友時,道勳不是沒有動搖,直到最後一刻他都有反悔的機會。然而,他沒有拋下一切自首的勇氣,沒有即使失去所有也想守護愛人的堅強,他只是更愛自己,更愛得來不易的榮譽,於是最終選擇傷害最愛他的她,逃離。

儘管親手將瑜晶推向火坑,道勳仍有無數次悔悟的時機,卻被利慾薰心蒙蔽了原有的良善。錯過了覺醒的時間點,也一併失去了祈求瑜晶原諒的資格。

原來這些不過是,眾多真實人性醜陋面貌下的一章。







愛金嘆的理由,是因為他的存在,對照了截然不同的意義。


也曾經歷憤世嫉俗作惡多端的死小孩青春期,也曾走過無數的迷惘困惑怨懟傷心,儘管成長過程不甚平順,他沒有失去最初的自我;即使往日歲月曾經在人群中如同刺蝟般全副武裝,卸下心防後的他,終究只是一個極度渴望親情關愛,孤獨又寂寞的平凡十八歲男孩。


某年某月某日,有個女孩朝著海灘旁的咖啡廳走來,不由自主地映入眼簾。那一刻,陌生女孩悲傷的目光,痛楚的眼淚,在身後追逐哭喊著姊姊不要走的心碎……。剎那間,他同時看見另一個追著同父異母兄長背影的小男孩……。目睹這一切的那刻,從此一生,注定他再也移不開視線。


那天,清晨,天際蔚藍無垠,灑落一室溫馨的加州陽光,一如她的笑顏,璀璨明亮。那天,他一瞬也不瞬地注視著,彷彿落入凡塵天使的女孩,在他觸手可及的不遠處,似夢境般朦朧又清晰。觸動的心,瞬間跳漏了一拍,安靜地,悸動。


幽暗的電影院裡,他第一次問:「車恩尚,我是不是喜歡上妳了?」


美國的相遇,加州的艷陽,真心的歡笑,是他們在一起最自然坦率的時光。回韓國後的重逢,多了世俗的猜忌,多了身分的枷鎖,沉重的壓力隔絕著兩顆年輕飛揚的心。


現身坦白的那晚,第二次說出口,不再疑惑,而是篤定。「車恩尚,我是不是想念妳了。」


而她,一直沒有正面回應,一次又一次假裝冷漠地拒絕他,靠近。


她活得太累,以致於看不見他深藏的孤寂;她過得太辛苦,以致於沒有多餘力氣設想,相愛的可能。遙望關上的心門,他沒有絲毫退縮,一步一步堅定地,走向有她的前方。


無數回,她固執地裝作看不見他的心意,甚至為了推開他不惜殘忍傷害。他傷心過失望過,卻比她更加固執,一心一意,執著地,想愛她,也想她愛他。他在她眼底看見同樣的悸動,於是不願放棄,也無法放棄。


阻隔一切會令她受傷的人和事,杜絕任何會使她誤解或悲傷的可能性,哪怕一絲絲讓她哭泣的傷害,他都不要有。


家人、親情,他擁有得那麼少,從小嘗盡冷暖,使他費盡心思、竭盡全力只為守護生命中最重要的兩個女人。


金嘆與崔英道,往昔的知己,如今的反目,兩個人如此相像,褪去防備的外衣,漠然的表象下,是深切渴望親情渴望被愛的單純想望。溫暖善良的本質,一直都深藏於心。


金嘆比崔英道幸運。流放美國的三年,獨自學習長大,學習諒解與寬容。他擁有摯愛的生母,並遇見了最美好的她。對他而言,那從來不是一場仲夏夜之夢。


第一次走進他房間時,她輕聲說,這世界上有她無法跨越的門檻,他的房間,就是這樣的門檻。從身後緊緊擁抱住她的瞬間,時間靜止的下一秒,他低語道,他會設法讓她能跨越這個世界上所有的門檻,請她等他。


賞星空數星辰的浪漫夜晚,他脫下大衣溫暖她單薄的身軀,他鍥而不捨的溫柔,讓她初次坦承真心,無數理由歸結的「想你」坦白得好可愛。怔忡之間,他呆愣著凝望著她,狐疑又戒慎恐懼,受寵若驚的驚喜神情教人莫名酸楚……。


並排坐下,她靠向他的肩,舒心地放任自己再做一晚美夢。他更希望靠過來的是她的心,卻禁不住微笑,只因為她終於主動走近。


隔天早晨,回程的路途,他們都不著急,還想享受片刻獨處的寧靜,慢慢地散步回去。他邊和她鬥嘴邊順勢牽起她的手,緊握不放。她停下腳步說,他之於她就像好萊塢標牌那般,看起來很近,但其實很遠。不敢牽他的手,害怕誤以為他離她其實並不遠……。


夢總該醒,天與地的區隔,遙遠得即便伸長了雙臂也觸摸不著。他的愛,她想要卻不敢要也要不起……。她緩緩鬆開他的手,他卻快一步再度牽住,不讓她退縮,不許她逃避。「要離得多近妳才會相信?別來都沒來過就自己亂猜,車恩尚。」,他的眸定定地鎖住她的,幽深清澈的黑潭深深地凝視,緊緊牽繫她的整顆心。


即使在廣播室裡不厭其煩地對她剖析他的心,即使房間內獨處時在她耳畔輕柔地要求她溫柔待他,即使在十字路口的斑馬線上希望她不要放開手……。她依然選擇沉重地放開輕握的雙手,掉頭離去,即使止不住的淚落了一地。


他強忍住追上前的衝動,強忍再一次的心傷,依照她的意願。放手,有多痛?有多難......。


正因為比誰都理解她的感受,他成全她的逃離,不再時時刻刻出現眼前,不再分分秒秒追逐視線,卻仍不停止關心她的一切;即使不看向她,仍然想要她親耳聽見那句「因為想見才來的」。


因為他愛她,因為他從未真正放棄。


雖然調侃似地說著「過得好嗎?離開我,放開我的手,開心了嗎?」,但他清楚明白,離開彼此的兩人,沒有誰真的過得好……。


兩次偷襲地輕吻她的唇,因為知道每次她的謊言有多薄弱。再一次,為了保護她遠離戰場,他示警告訴她今晚不能回家。


這一回,他下了決心,逼自己做出選擇。他不要繼續身處在充滿自私及虛情假意的世界,他不要他心愛的兩個女人繼續委曲求全地生活,他不要他的守護永遠渺小脆弱而不堪一擊……。鼓起勇氣的抉擇,使他勇敢邁出步伐,大步向前。



相識相知至今,他一直帶著傷痛走向她。認真而堅定。


沒有隱瞞地,毫不保留地,攤開傷口,朝她走來。


以前,儘管再難都能沉默,儘管再痛都能隱忍。只是這次,再也無法掩飾的疼痛,化為潰堤的眼淚,安靜地,墜落…..。


淚眼相望的時分,初次深刻地懂得了,她心上無聲吶喊卻心甘情願承受著,與他相等的痛。


如果今世,她註定生為他的天使,那麼他是否永遠只能是她無論如何努力也搆不著的天堂?


一直以來,他執意用深愛她的溫暖真心牽住她,不願她遠颺。


在美國被外國人追逐時,她情急之下一把拉起他的手向前奔跑,曾經一起手拉手跑遍大街小巷,那個畫面,美麗得好耀眼。


是否從這一刻開始,換她來牽他的手,換她成為他永恆的保護者,疼惜並守護他所有的殤,不離,不棄。


能不能,他的傷痛,他的心疼,從此也是她的……?


亦如他始終為她的,那樣。






致我心中最美好的天使們:

如果覺得快樂,如果覺得幸福,請一直一直,在一起。

願,路的終點,是你倆溫暖燦爛的笑顏,一如初見。

攜手並肩,走向永遠。






※ 原文發表於 2013-11-21 19:06:35【AREA11高清論壇http://www.area-11.com/】※

路徑:AREA11高清論壇»論壇›11區居民交流區›劇集討論吧›【繼承者們】之二 - 守護的彼方,朝向你走的路。
http://bbs.area-11.com/forum.php?mod=viewthread&tid=218700







d0068116_13422576.jpg

d0068116_13424216.jpg

d0068116_1342549.jpg

[PR]
トラックバックURL : http://miotsu.exblog.jp/tb/20714519
トラックバックする(会員専用) [ヘルプ]
by miotsu | 2014-05-17 13:30 | 韓劇.상속자들 / 繼承者們 | Trackback | Comments(0)

11年x365日=4015日。2個人從相遇到現在11年。已經一起度過了大約4000天。山P和斗真之間無比堅固的牽絆。


by みお.mio.澪.橘小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