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命中,曾經有人走過。







凌說,任意把自己的想法加諸在別人身上,其實是一種缺點。

現在才終於真正懂了,為什麼會發生那麼多的問題,原來只不過是自己任性的想法和不坦白所致。

當我以為我們是朋友,卻總在事後發現,原來這個人只會是我生命中的過客。緣分盡了,走過了,就不再留下痕跡。

活了23年,過客不計其數,真正留下的卻沒有幾人。

逐漸明白,世上沒有什麼是我真的能留得住的。至少曾經我想留下的,不管是人還是回憶,什麼都沒有。

所以,那時當我看到她在留言裡寫道:『反正妳的朋友很多很多』這句話,知道我怎麼想的嗎?我覺得很諷刺。不是她寫得很諷刺,是我看得很諷刺。

我明白,氣頭上的她並沒有那個意思,但我真的覺得很諷刺,這句話背後的涵義是什麼,只有我自己知道,就像多年前還在愛小的時候,日記裡我曾寫過這麼一句:「走過從前,我誰也沒有。」

我想,我的家人或是認識我較深一點的人都有發現到一件事:我很少對誰談及自身的事,很少對誰剖析我的內心世界。

無法認真的對著某個人講心事,無法坦率地說出內心的想法,無法毫無保留地告訴誰我的開心與不開心。

簡而言之,我是個很不坦率的人,也活得很不坦率。

姊曾說過,我是個很難讓人親近的人,是個不好相處的人。

這句話曾經對我打擊很大,但慢慢地了解自己後才發現確實如此,很悲哀但卻又無法否認。

上個禮拜假日去台北找姊,晚上兩個人都睡不著,在聊天的過程中姊對我說,我和媽有些地方真的很像。

原來她也發現到了,其實不知從何時開始我自己也有感覺到,我跟媽媽在個性上真的很相似的這件事情。

是啊,我和媽媽真的太像了。個性孤僻、想法悲觀、自卑、沒有自信、活得不開心...

姊說她曾經問媽,為什麼要活得這麼不開心?為什麼不忘記?

但,或許就是無論如何也忘不掉呢?或許就是不管怎樣都原諒不了呢?

那麼一瞬間,突然我覺得我能懂媽的心情,她被自己的悲哀困住了。

我和媽的命運,有某些悲哀的部分,似乎緩緩重疊了......

這麼多年下來,我已經不再期望有誰會留在我的生命裡,走了就算了,我這麼想。

很消極嗎?但我從來都不是個積極的人。

姊說的一點也沒錯。個性真的會決定一個人一生的命運。


---生命中,曾經有人走過。---







折騰了兩天,電腦好不容易修好了,怎麼就非要寫一篇悲傷到不行的日記?

我想跟今天的情緒轉換有關吧。

有些心底話其實放在心裡很久了,也想寫很久了。

積壓於心的事情很多,說不出口的話語也有很多,無法坦白的地方,依然存在。

但至少不能對自己的日記說謊吧。

如果連自己的網誌都坦率不了,那我就真的會無處可去了。

想要有一個屬於自己的歸屬,一個隨時可以回去的場所。

至少這裡永遠都是我的,至少在這裡,我能做我自己。
[PR]
トラックバックURL : http://miotsu.exblog.jp/tb/3083708
トラックバックする(会員専用) [ヘルプ]
Commented by Yetta at 2006-05-13 02:02 x
小都,妳也要加油哦!
很謝謝妳來看我的blog!!也為我加油!!;)
我們好像常常在互相加油的樣子。:)
不過現在很少寫是因為,發覺自己都是在complain生活的不滿,
工作常會遇到讓人不開心的人,我覺得其實工作並不那麼辛苦,
只是周邊共事的同事好不好相處真的很重要。:)
我照片放的是內博貴哦!My favorite!
哈哈哈~我也覺得我現在新的版面滿可愛的,
不過可能過暫子就又會更換了吧!
對了,我常收到妳發的很多封空白簡訊耶,手機是不是怪怪的?
還是發生什麼事了呢??
by miotsu | 2006-05-12 18:45 | 心情記事 ♡ 生活漫談 | Trackback | Comments(1)

11年x365日=4015日。2個人從相遇到現在11年。已經一起度過了大約4000天。山P和斗真之間無比堅固的牽絆。


by みお.mio.澪.橘小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