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的一席話,想哭的瞬間。






如果沒話聊了,那代表我們在持續地累積話題;如果思想觀念大異,代表我能從不同人的觀點來看這個世界,但,前提是我珍惜。也許友誼舊了、黯淡了,只要它還存在,這些陳跡反而更令人珍惜。也許這就稱為緣分,沒有原因的,讓我想關懷的人,順其自然就好。


前天,在我一口氣回了四、五封簡訊給易後,忘記過了多久之後收到他的回覆,看完的瞬間突然有些想哭,我知道也相信他是真的很珍惜,我們之間的緣分。小學五年級時認識他到現在,從來沒有斷過聯絡,或許是這種類似青梅竹馬(?)的友誼太深刻,以致於多年以後的逐漸淡卻都令人感慨許多。

這是第一次,我清楚地傳遞了我的想法,我相信他也都能大概理解為什麼這許多年來我與他們之間總像隔了一道牆,雖然是用打簡訊的方式告訴他這些心情的,但我想他一定能懂的吧,因為我總覺得,他其實是很了解我的。

不知道是從什麼時候開始,就感覺和他們兩個人已經不再能像以前那樣,和易也是,和純也是,都會覺得我們之間似乎有什麼東西阻閣著無法跨越,純和易的起跑點是一樣的,但我卻慢了他們好多好多,有很多話題他們兩人是一致的,而我卻總像是外來的。

有時候我甚至會想,我和純真的是好友嗎?或許我以為的好跟真正的好是不一樣的吧,或許我們其實並沒有真的那麼好,或許我和凌一樣,都是無法相信友情的人。但正如同我向易坦白的那樣,因為我是個這麼不坦率的人,因為我總是無法坦率地說出我的感受我的心情,所以無論是我的快樂我的悲傷,他們都無從得知,因為我從未說過,不是不想說不願意分享,只是說不出口。

我知道他們不會來看,所以才寫了下來,雖然從沒說出口,但對於多年前寫交換日記的點滴回憶,每回想起都會覺得有些感傷,對我而言,或許當年寫交換日記的那些歲月,是我和他們靠得最近的距離,愛小也是,或許對他們而言是無所謂的,但我很在乎。明白過去的早已過去,明白失去的已不會再回來,但我就是想念,也懂得了那一句「回憶,永遠最美」代表著什麼樣的心情與意義。

至於善,我想或許和她的緣分真的已經到此為止了吧,在她自竹女畢業後出國念書那年開始,我們的友誼也注定會隨著時間與距離慢慢淡掉甚至消失不見,後來我也有思考過,我和她實際上是否真的有那麼交心?或許,答案早已浮現心上了,無論當年發生過什麼,都該忘了,仍然感動感謝的是,她曾在我最孤單寂寞的時候,持續地關心過我。

易,謝謝你,我知道你珍惜,我真的知道。

我付出的那麼少,當我想到這一點,就會感到愧疚而覺得愧對你們,但事實上我最該感謝最該感到抱歉的,仍然是認識了十幾年的你們,是曾經包容我的任性承受我的情緒化這麼這麼多年的你們。





同一天,和阿珊&凌聊了msn,也接到阿竹的電話。

最初是一個陌生的電話號碼,因為懷疑是某某某而不想接,但她一連打了兩通,我覺得奇怪就回撥了電話,剛開始聽到她的聲音時,真的陌生得讓我認不出來,畢竟我們已經有多久沒有聯絡了?

曾經有幾次想主動打電話給她,但總提不起勇氣,我還是害怕尷尬的,所以接到這通電話聽到久違的聲音,心情是很開心的,我當然知道她之所以打電話來為的是什麼,她說很希望我去,阿珊也希望我能去,雖然很不想讓她們失望,但我真的不想只為了她們希望我去而去。

能夠理解我嗎?我都已經坦承我是個非常不坦率的人了,你想,這麼一個不坦率的人,適合去同學會嗎?而且還是我在光復那兩年以來始終都不覺得和他們有多熟的同班同學?如果只是阿竹嵐嵐流星阿珊她們這幾個人就OK,我連張傑的電話號碼都全刪了,因為我真的不認為,原本就沒多熟多好的人,去了一趟同學會回來之後就會有任何改變。

承認吧,我就是這樣一個不會參加同學會的人,國小也是國中也是高中也是,我全部都不想參加,熟的人就是會熟,真正要好的朋友就是會連絡,同學會又何必呢?只不過是再一次讓自己認清與他們那些人之間的格格不入罷了。

阿竹,那天和妳通電話,想起了很多事,關於那些想念的過往,其實很多我都沒忘,或許對妳而言,我從來都不是妳的好友名單中的其中一人,但那時候沒有告訴妳,我曾經真的把妳當作好朋友,我也曾經真的好希望我們會成為所謂的好友,真的,那個時候,我真的很喜歡妳。





不知已是第幾次聽到別人說我「很慢熱」這個評語,我懂的,我很明白自己的缺點,不外乎就是從小到大經歷過的一切,讓我不得不牢牢記住。

凌,妳說妳覺得我都有把該說的心事說給妳聽,我想那是因為,妳讓我覺得妳都能明白也都能懂,因為我們兩個在有些地方或者某些心情上想法上真的很像,我認為妳是能夠理解我的心情的那個人吧。

我想,我跟妳之間也是存在著某種緣分,如果不是大一那年同寢室當了一整年的室友,我們也不會變成如今還不錯的關係吧?真的希望畢業之後偶爾還會有連絡,如果這個緣分能留下來就好了,大學畢業後,我會聯絡的同學大概也只有妳了吧,笑。







聽著UN的歌,讓心情沉澱下來,聽著楨勳的歌聲,感受到淡淡溫暖。

喜歡楨勳的聲音,喜歡楨勳的歌聲,喜歡楨勳的笑容,喜歡就這麼看著楨勳...

楨勳,慶生會上眼眶含淚的感動,我們與你相同。

謝謝上天讓我們遇見你,永遠的小王子。


^__________________^
[PR]
トラックバックURL : http://miotsu.exblog.jp/tb/3183112
トラックバックする(会員専用) [ヘルプ]
by miotsu | 2006-06-04 23:59 | 心情記事 ♡ 生活漫談 | Trackback | Comments(0)

11年x365日=4015日。2個人從相遇到現在11年。已經一起度過了大約4000天。山P和斗真之間無比堅固的牽絆。


by みお.mio.澪.橘小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