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人劫之一】 好聚好散 - 「給不起幸福了,就該放手。」

d0068116_10122371.jpg

好聚好散 【情人劫之一】

情人雙雙到廟來,不求兒女不求財;
神前跪下起重誓,誰先變心誰先埋。
那天,他許下這一生所能擔負的最重誓言,
那天,她全心相信,這段深摯情愛足以維繫一生一世。
但,究竟是他太輕率,將一生看得太短,
還是她太傻,錯估了一世的悠長?
曾經許下的海誓山盟,成了束縛他的咒語,
他走不得、拋不開,那麼……就由她來解他的苦吧!
給不起他要的幸福了,就該放手,
她會祝福他,不會讓他看見她的眼淚與怨懟。
因為,相愛一場,她最後能為彼此做的,
是記得他的好、愛的甜蜜,成全他的快樂;
即便沒有緣分白頭到老,至少還能好聚好散……




《莊子‧齊物論》

「昔者莊周夢為胡蝶,栩栩然為胡蝶也。自喻適至與,不知周也。俄而覺,則蘧蘧然周也。不知周之夢為胡蝶與?胡蝶之夢為周與?」



看到後記註解著那則『莊周夢蝶』的典故,竟在一瞬間愣住了,恍惚間不明白到底是故事裡的他們做了一場夢,亦或是我做了一場有他們故事的夢?

這是新的玩法嗎?樓雨晴自己也知道她欠人打?看完終曲緊接著看後記,我還真的挺想打她的,認識樓雨晴的誰誰誰,把她家的電話住址給我!!!【翻桌】

明明樓雨晴就是來亂的,但為什麼我還是被她騙走了那麼多的眼淚?可惡啊~~~~樓雨晴還我的眼淚來~~~~~~~~~!!!!【泣】


樓雨晴的文字真的有讓人邊看邊哭的本事,今天下午線上看完整本小說,真的就是邊看邊掉眼淚,被自己打敗了,為什麼我看樓雨晴的書都一定會哭啊......囧rz

真要比催淚程度,《好聚好散》不見得比《七月七日晴》催淚,但我覺得《好聚好散》這個故事比《七月七日晴》來得更令人動容,因為它比較真實。(路人:・・・・・・會嗎?哪裡真實?妳見鬼了吧?囧)

最後揭曉的答案『借屍還魂』『莊周夢蝶』的典故,雖然兩者加在一起真的很扯,完全就是亂來,但我決定原諒作者,誰叫我剛好不小心忘記了「創作家都是任性的」這個不變的真理呢?囧rz

《好聚好散》時,讓我想起樓雨晴的另一本小說《分手日記》,都是在真正失去以後才懂得什麼是真愛,什麼叫珍惜---・・・







我很高興看到這個結局,也很感謝作者為他倆寫下了這個結局。

如果故事隨著他的死去也跟著畫下句點,那麼她以後的人生又會怎麼樣呢?

在往後沒有他的漫漫歲月裡,她一定會持續地活在悔恨與遺憾裡---悔恨沒能及早悟出放手與成全的真諦,遺憾沒能笑著對他說再見、笑著送他走、真心祝他幸福---・・・

奈何,所有的後悔都已太遲......


兩個人一起攜手走過長長的十年光景,坦白說,這一點也不容易。
但細數今昔,能夠擁有從一而終永恆不移的愛情,世間能有幾人?

有些戀人相愛無需數年就可共結連理恩愛一生,有些戀人則愛情長跑超過十年最後卻仍然不得善終......。緣起緣滅,這種事誰又說得準?

就像韓劇《我叫金三順》第一集裡,三順的前男友對她說過這麼一句話:「我曾經真心愛過妳,但我的愛也只能到這裡。」


並不是從未愛過,只是如今已不愛了。

並不是虛情假意,只是他的愛情只能走到這裡。


或許,無論再如何多的謊言再如何虛假的誓約都沒有用,變心了就是變心了,變了的心就如同斷了線的風箏那般,再也找不回從前的蜜語甜言,再也尋不回往昔的相愛足跡...

即使明知愛情強求不得,許多女人的一生仍苦苦追隨著曾經相愛的誓言;成全與放手,多麼簡單的一句話,真正實行起來卻比什麼都困難。

季向晚做不到。試問世間女子能做到的又有幾人?我想,如果是我,一定也做不到。







《好聚好散》看到後半部,我一直不停地在哭,眼淚拼命地往下掉,心好酸、好酸,好疼...

『那麼多、那麼多共有的美好,說也說不完,曾經那麼珍惜過對方,卻怎麼也沒想到,那樣深重的恩義,如此濃烈的幸福,最後會落得抓了滿掌的空虛,以及遺憾。』


韓子霽或許曾經短暫性出軌,但他最終沒有負季向晚。

回來,是因為他放不下、捨不得她;是為了重新找回她的快樂與幸福;是為了償還他所虧欠她的誓言;是為了能親口向她說句「對不起」...

他死不瞑目。她的傷慟、悲恨,濃烈得教他無法安息。
他走不開,不惜一切,只要能挽回她生命中一絲曙光,他可以賠上所有。
為了她,他強留在人間,不惜灰飛煙滅,承受著強求所必須承受的煎熬與代價。
他們連期待來生,都不可能了。

是什麼樣的決心,讓他情願違背自然倫常賠上一切還魂歸來?
是什麼樣的寄望,讓他情願連希冀來生的幸福都能甘心捨棄?

此生的最愛,是她。

他們連來生,都不再有。


似這般花花草草由人戀
生生死死隨人願
便酸酸楚楚無人怨

情人雙雙到廟來,不求兒女不求財;
神前跪下起重誓,誰先變心誰先埋。


「我愛妳,晚晚,很愛、很愛。」

「我在找……我在找……快樂。
 我找的是──妳的快樂。」


時間所剩不多,他只求能在離開前幫助她找回快樂與幸福,否則他放不下...

這樣就夠了,能夠看著她走回人生的正軌,他可以微笑祝福,無怨,無悔。
「對不起……」最終,什麼都沒能留給她。
除了遺憾。


「我曾經恨得詛咒他死,但是曾經愛過,為什麼要有怨懟?至少在愛的時候,他很認真,沒有一絲虛假,他只是控制不了他的心,他只是不小心對另一個女人用了那樣的心情而已……我為什麼不能諒解?我寧願他變心,只要他還好好活著,在世界的某個角落歡笑,和他心愛的那個人……真的,我好後悔、好後悔……」


「他要妳幸福。給不起妳幸福了,就該放手。」

給不起幸福了,所以放手……

攜手走過漫長的十年,十年的歲月,十年的情分,該有多深、多重,怎麼算?
愛了她整整十年,難道要說他沒有用盡真心嗎?他曾經全心全意地深愛著她...
傷害她,是他最不願做的事;傷了她,他其實比誰都痛......


給不起幸福了,就該放手!


向晚終於懂了,真心愛一個人,是期盼他能過得好,無論他在不在自己身邊。

她已經給不起當初那樣濃烈的幸福了,為什麼不能讓給得起的人去給?
她很愛很愛他,難道不希望他過得好嗎?
如果,那時她看得開,笑著祝福他,一切都不會發生了……
她不能面對的,不是背叛,而是韓的死。
她不能原諒的,不是韓,而是自己。
是她,害死了他。


「對不起、對不起、對不起……韓……」一直到最後,她都沒能來得及告訴他這句話。如果可以重新再來,她不會讓他看見她的眼淚與怨懟,她會坦然放手讓他走,祝福他的真愛,只要他過得好,只要他還活著……

為什麼,人總要到一切都無法挽回,才來痛徹頓悟?

只要他好,她真的願意付出一切來成全──韓,你聽到了嗎?







「快睡吧,明天睜開眼,又是全新的一天。」

我想,或許是上天真的聽見了向晚的祈求,聽見了向晚的追悔。
驚醒過來時,時間回到了韓出事的當晚,那個風雨交加的深夜。

上天讓她終於有機會向最愛的他說聲對不起,讓她終於能笑著放手並祝福。
或許是緣分未盡,或許是上天刻意降下的考驗,他沒有離開,她從未失去。
因為,無論重新輪迴多少次,他都放不下也捨不得她。今生的最愛,是她。


「我要你收回那句誓言,就算哪天不愛了,我也不要你死,我希望你平平安安、長命百歲,這樣,就夠了。」

他們另立誓言,就算分手,也要祝福對方一切安好,真正的愛情,不應該是詛咒。


她已經不在乎了,不介意哪段是真實、哪段是虛幻,何時又會醒來,她只想活在當下,在還能愛時真心地愛,分開時衷心祝福……

醒來時,才能了無遺憾。







書看完了,故事走到了終點。

「給不起幸福了,就該放手。」

唯有這句話,不斷地浮現眼前,怎麼也忘不掉---・・・









# # #






第一話 謎樣的女子

有人說 她是富豪的私生女
有人說 她是死了丈夫的寡婦
有人說 她是被包養的情婦
有人說 她迷詭一如幽魂
不論何者 結論皆同——
一個見不得光的女人




第二話 謎樣的男子

他待她 情真意切 卻有貌美未婚妻
他為她 舍生忘死 卻不曾許諾永遠
他懂她 心如靈犀 卻只願陪她一段
謎樣的他 教她迷惘 教她困惑
教她點滴陷入 深深著迷




第三話 熟悉的陌生人

他說 他為她而來
他說 一束桔梗 永恒不變的愛
他說 陪她一段 窮此今生 永不相見
他呵 只能是 只能是
熟悉的 陌生人。






「向晚,他不要妳忘。無論是好的壞的,甜的苦的,悲與喜,笑與淚,他都希望妳牢牢記著,這才是完整的季向晚,唯有坦然面對那段過去,妳才能找回那顆愛人的心,重拾愛人的能力,這樣,妳的人生才有幸福的可能。」

「他要我……愛上別人?」聲音微啞。他,捨得?

楊品璿輕嘆。「應該說,他要妳幸福。給不起妳幸福了,就該放手。向晚,妳還愛不愛他,無所謂;愛不愛我,也無所謂,只要認定將來那個可以給妳幸福的男人,努力去愛他,就可以了。」

給不起幸福了,所以放手……

她腦海,不斷回繞著這句話。

閉上眼,阻絕思潮,翻涌的心緒再度壓回心靈深處。






季向晚冷眼看著。「妳哭什麼!妳的男人肯為妳而死,我的男人卻寧願付出生命來離開我,到底誰該哭?我都沒哭了,妳哭什麼!」

「至少妳的男人還活著!」她不要這樣的真相。「我曾經恨得詛咒他死,但是曾經愛過,為什麼要有怨懟?至少在愛的時候,他很認真,沒有一絲虛假,他只是控制不了他的心,他只是不小心對另一個女人用了那樣的心情而已……我為什麼不能諒解?我寧願他變心,只要他還好好活著,在世界的某個角落歡笑,和他心愛的那個人……真的,我好後悔、好後悔……」

宛如一記重擊,狠狠敲碎季向晚心靈最後那處牢牢封閉的防衛。淚水,無預警地掉出眼眶,釋放出層層壓抑的情緒……

原來這一年,她牢牢封閉,不去面對的,是一個「悔」字。

是啊,他只是控制不了他的心,要說錯,他也受夠了良心的指責。

他是不愛了,但那又怎樣?他整整給了她十年人生,這十年她很快樂,那是足以珍藏一輩子的回憶。

十年來,他用著什麼樣的方式在愛她、呵護她,假得了嗎?不愛了,就該將這十年付出的點滴抹殺嗎?對他又何嘗公平?曾經用心愛過,傷了她,他會比誰都痛,她為什麼要怨?為什麼該怨?

給不起幸福了,就該放手!這句話深深敲進腦海。

是啊,她已經給不起當初那樣濃烈的幸福了,為什麼不能讓給得起的人去給?她很愛很愛他,難道不希望他過得好嗎?

如果,那時她看得開,笑著祝福他,一切都不會發生了……

她不能面對的,不是背叛,而是韓的死。

她不能原諒的,不是韓,而是自己。

是她,害死了他。

蹲在醫院回廊,她抱膝痛哭,釋放壓抑了一年的痛悔。

「對不起、對不起、對不起……韓……」一直到最後,她都沒能來得及告訴他這句話。如果可以重新再來,她不會讓他看見她的眼淚與怨懟,她會坦然放手讓他走,祝福他的真愛,只要他過得好,只要他還活著……

為什麼,人總要到一切都無法挽回,才來痛徹頓悟?

只要他好,她真的願意付出一切來成全──韓,你聽到了嗎?






*以上紅字為小說內容片段擷取*


樓雨晴 【情人劫之一】 《好聚好散》 線上小說:
http://222.92.41.239:7751/www.xxsy.net/yqbook/l/louyuqing/hjhs/index.html

[PR]
by miotsu | 2006-11-05 18:37 | 読み物/小説

11年x365日=4015日。2個人從相遇到現在11年。已經一起度過了大約4000天。山P和斗真之間無比堅固的牽絆。


by みお.mio.澪.橘小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