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W:好男人都死到哪去了?


好男人都死到哪去了?       ‧王文華



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身旁的女性朋友最常問我的問題是:「好男人都死到哪去了?」

做為她們心中的愛情專家,我會扶扶眼鏡、故做智者地說:「唉呀,別氣餒嘛,好男人很多啊!你看東區那麼多甜蜜的情侶,難道那些女生都將就了壞男人嗎?」「所以好男人都被搶光了嘛!」「誰說的,我就認識很多個!」「那你替我介紹!」我打開PDA,卻不知道可以介紹誰。嗯……這樣說吧,我都把這些女性朋友當做妹妹,而我不會把妹妹介紹給王八烏龜。

我關上PDA,自然要問她:「那你心目中的好男人是什麼樣子?」「外表不重要……」我鬆了一口氣,我認識的都是好學生,而會唸書的通常長得不像Mel Gibson,「但要175以上,有正當工作,不能太土,最好要有留學經驗。成熟,所以要三十二、三歲左右。自己住,不能到現在還是讓媽媽幫他洗衣服。喜歡旅行,不能每次約會都看電影。錢賺得比我多,這是為他著想,免得他跟我在一起時有自卑感。當然,忠誠是最基本的,我最討厭花心的男人……」

我的心往下沉,邊聽邊想:我幫不了你,你需要獵人頭公司。

因為根據她第一個條件,我就不是好男人。這也就罷了,如果要175,連湯姆克魯斯都不是好男人!「為什麼要175?台灣有多少男人175?」「總要比我高一個頭,我們照相才會好看啊!」「你找男朋友是要談戀愛,還是開照相館!」

我的PDA中的確有符合以上所有條件的朋友,可惜他們都已經結婚。但就算是這些比較進化的品種,也是在婚後好幾年,在老婆慢慢調教之下,才慢慢進入上述的境界。比如說旅行,大部分的男人都討厭旅行。追對方時,當然可以陪她去中橫,一旦追到手,我們只想在家看ESPN。再說花心,哈囉,你住在地球嗎?男人當然都是花心的!只是敢不敢表現出來而已。就像癌細胞,每個人都有,只是有些人不會發病。

「嗯……有趣的條件,我幫你注意一下。」通常我會在這裏掛電話,騙她說我要去開會。以後她打電話來故意不接,免得再聽一次同樣的怨言。我躲她,並不是因為她是壞人。這些朋友都是好女人,如果明天是世界末日,我一定立刻跟她們結婚。但她們有某種個性、某種標準,讓愛情很難發生。





你身旁一定也有這樣的「好女人」:二十五到三十五不等,保養做得滿分。沒有男朋友不是因為不漂亮,稍微打扮不會輸給蕭薔。她們有不錯的學歷,美伊戰爭講得出一番道理。在有頭有臉的公司上班,上班時間在Messenger但還是有責任感。過去也愛過幾個男孩子,不過講起前男友都只有「幼稚」。現在在學佛拉明哥舞,沒課的晚上都在公司加班。她們有一群同病相憐的同性朋友,星期四的晚上一起看「慾望城市」。交換新認識的男人的資訊,最後才發現講的是同一個花花公子。她們都算過命、傷過心、相過親,被老媽逼得很緊。她們都喜歡唱林憶蓮的「至少還有你」,但現實中就是沒有人能讓她們滿意!

「誰叫你這麼挑!」

「哪有?我只是寧缺勿濫而已!」

我搖搖頭,「就說『不能太土』好了。上次給你介紹的那個男的是留美的碩士,怎麼會太土呢?」「可是他講英文有一個怪怪的口音。」「我們是中國人,講英文當然有怪怪的口音!」「可是……他太local了!」「怎麼說?」「我聽過他和他媽媽講話,他媽媽叫他『阿明』!」「那又怎樣?」「他至少要叫Benjamin!」「萬一他就是叫『阿明』,但符合你所有其他的條件呢?」好女人知道這樣很傻,但仍然堅定地搖頭。


感謝上帝,這就是男人比女人幸福的原因。對男人來說,「寧缺勿濫」像回教徒的仇美情緒,為此天下大亂,但我們還是搞不懂是什麼道理。對男人來說,只要女生外型不差,我們都願意跟她出去。她可以叫阿珠,可以把「kiss」念成「key su」,我們完全不介意。Yeah,我們也許不會跟她結婚生子,但只要燈光對了,還是可以做愛做的事。女人不一樣,她們絕對要對這男生有某種程度的好感,才願意考慮共進晚餐。女人要有「化學作用」,男人只要豐胸。所以女人會有美麗與哀愁,男人只忙著上下其手。

不過好女人單身,男人的確要反省。我們看到好女人,頂多讚歎一番,嫉妒一下將來那個幸運的混蛋。很少人有下場追的勇氣,因為追好女人真的很麻煩。我不管你在電影中看過多少厚臉皮的男人,但實情是:男人和女人一樣害怕被拒絕!或是,讓我修正一下,符合上述條件、有自尊心和有餘地去選擇其他女人的好男人,也害怕「喂……請問有什麼事……對不起這禮拜六晚上我不行」這種回答。很多男人認識了這些好女人,魂瑩夢牽了幾天,禮拜四晚上準備打電話約她時,心裏會突然出現這樣的旁白:她漂亮、學歷高、工作好,一定有男朋友。好,就算沒有,也有一大堆人追。追他的人之中,有人臉皮厚,有人開BMW,有人長得像張學友,有人的爸爸跟李登輝打球。我真得要加入這場混戰嗎?這麼多競爭者,我再好有什麼用?

這就是很多男人要了女生的電話卻從來沒打的原因,不因為他們都是混蛋,只是因為自卑感。「你會主動打電話給男生嗎?」「No way!」好女人露出嫌惡的表情。「如果你真的很喜歡他呢?」她們略為思考,還是搖頭,「女生就是要被追的,女生主動,男生就不會珍惜!」

喔……所以好女人雖然看「慾望城市」,對愛情的觀念還停留在十九世紀。她們雖然都想當Carrie,但枕頭旁放的還是珍*奧斯汀。身為男人的我捫心自問:如果今天有一個好女人主動打電話給我,我會覺得缺乏挑戰而不加以珍惜嗎?嘿,你都已經看到這裡了,我就不跟你bullshit。答案是:「如果她在外表上是我喜歡的那一型,我絕不會只因為是她打給我的就對她失去敬意。反而會因為這一點小小鼓勵而奮勇殺敵。不過如果她在外表上不是我喜歡的那一型,那麼不管她打不打電話我都不會約她,所以她打來也不會對她有什麼損害。」好,我把很多男人的心意告訴你了。你可以罵我們是豬,只看外型。但你不能說我們賤,只喜歡欲迎還拒。有些男人可能是那樣,不過符合上述條件的多半不是如此。好男人沒有死,但他們有時候的確看起來像屍體,需要你給他一點人工呼吸。

「女人不能主動」是一個迷思,好女人對男人的另一個迷思是:他們都喜歡年輕美眉!我的女性朋友才二十六歲,已經覺得他從人肉市場的生鮮區掉到冷凍區。嘿,我第一個承認,我看電視關心美伊戰爭,都是為了侯佩岑。碰到男主播,我立刻去廚房下餛飩。在街上看到辣妹,我會多看一眼。有機會跟辣妹去看電影,我不會猶豫。但看完電影後呢?嗯……也許可以再看一次。但看完兩次之後呢,大概就沒話題了。我問:「你大學畢業後想做什麼?」她說:「我想去紐約留學!」我心想:「God,紐約,我才剛從那邊回來!」嘿,男人也許膚淺,但也有大腦。兩個人處於如此不同的人生階段,縱使用下半身思考也知道不可能。如果有合適的對象,我們當然更喜歡三十歲以上的女人。她們不會動不動就說我們的笑話好冷,我們不用費心解釋木蘭飛彈或太空超人。Sure,她們不久後就要面臨更年期。唉,反正到時候我們也欲振乏力。只不過三十歲以上的單身女性在外面混的不多,我們自然就會做世代交替。跟年紀只有我們二分之一的小女生出去,我們會不會羞恥?當然會!會不會覺得自己是狗?在餐廳我們甚至想點狗食!但當同齡的單身女子很少,而小女生又對你又某種「成熟男人」的錯誤幻想時,我們是要顧及廉恥,還是將計就計?Well,你說呢?但相信我:好男人很少把年齡擺第一。林青霞幾歲了?張艾嘉幾歲了?今天讓任何男人選,她們仍是第一號夢中情人。

不過很多好男人,卻把工作擺第一。男人不像女人,感情不順的時候會迷惑、矛盾、寫日記、練瑜珈,去尼泊爾旅行、找朋友談心、參加心靈成長營(神經病!)。男人不迷惑,男人一生中唯一迷惑的兩件事是:為什麼女人永遠要想這些有的沒有的,以及,「Pitera」倒底是什麼東西?男人失戀了不會去海邊坐一天,他們找出公司的磁卡,禮拜六在辦公室過夜。他們沒有興趣或能力對感情做形而上的分析,感情真空時,他們就用工作來麻痺自己。「至少我可以百分之百控制我的工作!」男人說。此時一名有靈性的好女人會反駁:「但有時候活著,就是要嘗試一下失控的滋味──」話沒說完,男人已經呼呼大睡。

好女人品味高,好男人喜歡逃,於是這城市充滿了單身男女,「蛋白質女孩」賣得這麼好。「我已經放棄了愛!」一名好女人告訴我。她滄桑的口氣好像包法利夫人,原來前任男友去把了大學女生。絕望誇大了,志向就清楚了。「我很享受單身的生活,」她說,「我上班、健身、吃素、學日文、做SPA、修指甲。我有兩隻貓和一棟二十坪的公寓。我是外商銀行的VP,每年有一個月的假。」她的表情安詳地像觀世音,但我其實蠻擔心有一天她會懸樑自盡。「那性呢?」「女性是情慾自主的,不需要男人來定義。」當「情慾自主」出現在一段對話中時,通常都有悲劇。

這些好女人就這樣活著,偶爾碰到順眼的男人,只要他主動來約而她又不忙,她也願意跟他們去看電影。不過看完後就各自回家,平安到家後甚至不給對方一個電話。她們似乎再也遇不到一個人,會令她們在會議中頻頻檢查手機,忘掉「女人不能主動」的邏輯。是好男人都死了?還是她們已經失去了為愛瘋狂的心境?不管是男人或女人,會不會到了一個年紀,或經歷過某些挫敗後,就再也不能興高采烈地去愛?衝動沒有了,只剩下揣測、計算、評估、旁敲側擊。愛情本來是工藝課,現在變成數學題。好女人像是一名文科學生,不是戰戰兢兢、就是完全放棄。時鐘滴答滴,她沒有時間,也沒有心情注意:考卷中她跳過的那最難的一題,搞不好問的只是一加一等於幾。

還是說她們連一加一都不再相信?

[PR]
by miotsu | 2009-07-13 16:43 | 心情記事 ♡ 生活漫談

11年x365日=4015日。2個人從相遇到現在11年。已經一起度過了大約4000天。山P和斗真之間無比堅固的牽絆。


by みお.mio.澪.橘小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