カテゴリ:綠痕.九龍策( 16 )

九龍策



*以下詩詞據說為綠痕書迷之作,此為轉載*


碧落雲天風留痕,泉濺九池龍騰潛。
臥龍顯混伊遁始,宮變隱勢嫣然去。
野龍伏灼戎西地,天驕淺酌粉黛意。
潛龍南嘯闊天際,蠻郎暑氣鳳解儀。
雛龍懷謀熾眉起,奔月待春水漾堤。
亢龍入世血腥現,問花聖詔佛心焰。
翼龍偽于藏行圖,摘星淺嘗沁悠遺。
衛龍獨執往昔影,朔日傷離無愁俱。
滕龍狂燃廟堂忌,崩雲墜日湘水裏。
刺龍苦沉邊陲雨,霸王斷情鎖戀姬。
道誰力策逐鹿鼎,九龍奪珠由君欲。

——《九龍策》


九張機•九龍策

一張機,今憶昔時封神朝。那處嫣容秋露白,惟有臥桑,藏龍現形,太極自宮變。
二張機,西戎急告八百里。談笑沙場沾粉黛,燃起野焰,飛龍在天,我本是天驕。
三張機,名么卻向第一臣。春拂桃花築媞邑,心自懷熾,潛龍出海,傾心阻奔月。
四張機,禪冷虎入大明宮。楚楚池蓮姿婉約,酒盡朵湛,亢龍有悔,只影淚問花。
五張機,南蠻暑氣蒸三軍。鳳樓乘涼炮火起,能不霍韃?游龍擺尾,怎奈何蠻郎!
六張機,寶劍自當倚奇書。太阿沁疑心難悠,無意律滔,見龍在田,真君子摘星。
七張機,秋盡時節踏雪去。衛王黨立怎無愁?莫笑風淮,神龍禦風,不妨再朔日!
八張機,志堅寧作真小人。芸芸湘水結同心,難為舒河,雲龍探爪,翠微忽崩雲。
九張機,父子城下兵戈見。傲睨萬般唯戀姬,且看鐵勒,戰龍在野,舍我誰霸王!




九張機,織經緯,論古今。封神化雲煙,九龍已回天,織錦傳千古。千古傳織錦,織錦繡封神,封神道九龍,乃為九龍策。

More
[PR]
by miotsu | 2006-11-21 00:47 | 綠痕.九龍策 | Trackback | Comments(2)

遺忘在心上的淚


我忍不住又回想起當初的心情。


想起,那場注定逃不掉命運的宮爭;想起,九位皇子決心放手一博的堅定;想起,多年的手足之情淪為自相殘殺的籌碼;想起,衛王風淮無可奈何的悲傷;想起,他們九人此生再也無法聚首的寂寞,即使知道彼此活著。


我一直忘不了當初看【霸王】時,不斷自眼眶裡滑落的淚,面頰上的濕意未乾,眼淚卻沒有停止過……


心,狠酸,狠疼。


倘若時光倒流,讓他們九人擁有再次選擇的權利,他們還是會寧願選擇宮爭嗎?還是寧願放手一博嗎?即使放手去做的代價是那樣地大?即使他們注定會失去摯愛的手足、曾經的美好?


難道就不能……不要有遺憾嗎……


曾經怨過,為什麼是風淮?為什麼要承受遺憾的人是他?風淮那麼那麼善良啊,他是九人之中……最不願宮爭的皇子啊。可為什麼是他?


風淮的善良,讓九位皇子得以全都活著,一人不少;卻也永遠實現不了他對鐵勒承諾過的,不論未來將是如何,在他心中,不會留下遺憾。


風淮的淚,滴落在我的心版上消散不去,再也無法相聚的悲痛,成為記憶深處永遠釋懷不了的心事。
[PR]
by miotsu | 2004-10-15 17:07 | 綠痕.九龍策 | Trackback | Comments(2)

幸福嗎?


收到書了,還沒看。我相信綠痕的文筆,卻不知道「還魂」是否好看到不讓我有後悔花這筆錢的機會。


聽說晴空的故事,是好結局。


系列的最後一本了,不是好結局說不過去吧?書迷們會哭的...(笑)。不想再重溫看「劍靈」時的酸楚,不想再回憶千年等待過後空留的傷痛...


但或許啊,對雷頤與彎月而言,是幸福也不一定。:)


禾馬網站上有報導綠痕的專訪,其中有一個問題是,為什麼九龍策裡最後登上皇位的,是風淮?而不是其他皇子?


綠痕的回答是,最初她原本想讓舒河繼位。而為什麼沒有這麼做的原因,就如同她在「霸王‧下篇」的後記裡寫的...


如果真讓舒河繼位,皇子怎麼可能還會保持九個?以舒河的個性,一定會毫不留情的剷除具有威脅性的手足。


而「九位皇子一人不少」是風淮最大的心願...


再一個問題:有沒有想過寫一篇「九小龍大團員」的番外篇?綠痕的回應則是...讓故事就這樣結束不是很好嗎?


寫番外篇是不見得好,但私心卻好希望能夠看到他們團員的一天...。那種眼睜睜的看著他們九人被宣判此生再也無法相聚的遺憾...很難受...


他們幸福嗎?

願。:)
[PR]
by miotsu | 2003-12-18 16:56 | 綠痕.九龍策 | Trackback | Comments(0)

綠痕


繼《九龍策》之後,我努力朝綠痕的下一個系列《陰陽》邁進。

自她的第一本小說「銀翼殺手」後,我就沒再看過她的書,明知道她的文筆很好,但不知為何就是不想去看。

直到我讀完整套《九龍策》。

有好一陣子,思緒無法從已經結束的故事裡抽離,腦袋裡轉來轉去的都是裡頭的人物……老謀深算的臥桑、等待多年的朵湛、一心想當個天下第一臣的懷熾、心中有結的野焰、遇熱就中暑的霍韃、孤單很久的鐵勒、舉手投足間默契十足的舒河和律滔、以及那個總是為兄弟著想,卻被迫加入宮爭,被迫登上皇位,讓人想到就心疼的風淮……

《九龍策》帶給我的震撼實在太大了。

看過這套系列,真的不會想去翻她以前寫的書,因為它是經典中的經典。




我發現,我好像戀上綠痕的文字了……
[PR]
by miotsu | 2003-08-13 15:58 | 綠痕.九龍策 | Trackback | Comments(0)

九龍策--寫在之後


d0068116_19462262.jpg
我失算了,原以為「朔日」那本已經讓我哭得夠慘,沒想到讀著「霸王」《下篇》的後半本,我的眼淚越掉越兇。

為什麼要逼風淮選擇?他們知不知道當風淮不得不面臨兩難的抉擇時,他的心有多痛、有多不捨?為什麼要把風淮扯進這場手足相殘的宮爭?為什麼風淮必須懷抱著這些遺憾過一輩子?


風淮那麼善良,那麼正直,心願也很小,他只是想回到過去,那個有大家陪他一起的美好回憶……。風淮承諾過,他不願再失去任何人,為什麼就連這個小小心願都不能成全?他多想說,不要走,他多想將他們全部留在身邊……

他曾許下心願,要他的兄弟們都活著,一人不少,但活著卻也同時代表著,他們未必能再相聚。

風淮答應過鐵勒,不論未來將是如何,在他心中,不會有遺憾。但,怎麼可能沒有遺憾?他再也見不到摯愛的手足,再也無法保有那個他一直堅持守護並小心翼翼珍藏的幸福……

懸雨的願望,風淮已經無法實現了……

為什麼,必須背負那麼多遺憾的,是風淮?
為什麼,放手逐夢的代價,竟是那樣龐大、沉重?

今後,陪伴風淮走下去的,也只剩回憶了……
風淮的淚,滴落在我的心版上,好沉,好痛。

這場皇位之爭,沒有誰對誰錯,也沒有誰能真的不傷心。

俱往矣,數風流人物,還看今朝。
[PR]
by miotsu | 2003-08-10 16:12 | 綠痕.九龍策 | Trackback | Comments(2)

九龍人物關係列表


原本一直在猜測下一任太子到底是誰的我,在看完第七本「朔日」後,有了幾乎可以確定的答案。
只是,我真的寧願手諭裡寫的人不是他……


太子:臥桑(東內)
二皇子:刺王‧鐵勒(西內)
三皇子:震王‧霍韃(南內)
四皇子:滕王‧舒河(南內)
五皇子:翼王‧律滔(東內)
六皇子:衛王‧風淮(衛王黨)
七皇子:襄王‧朵湛(西內)
八皇子:寰王‧野焰(東內)
九皇子:雅王‧懷熾(南內)


東內首推--律滔
西內首推--鐵勒
南內首推--舒河


手諭裡的下一任太子人選:風淮
[PR]
by miotsu | 2003-08-10 16:11 | 綠痕.九龍策 | Trackback | Comments(0)

霸王


d0068116_19104317.jpg
霸王 〈上篇.下篇〉〈九龍策 卷九〉

二皇子.鐵勒 * 戀姬公主


刺王鐵勒--戰龍在野



我能夠理解,姊最喜歡鐵勒的原因。
「霸王」的故事,鐵勒的故事,真的很慘、很慘。

這麼多年來,他一直是眾兄弟裡最孤單的一個,幸福在多年後降臨,卻也讓他愛得很痛苦,他的那雙羽翼,守護著所有他愛的人們。

冷天色希望戀姬握住鐵勒的手。
戀姬說,她只是想與他一起廝守。

不要怪臥桑,如果說臥桑真欠鐵勒什麼,在他為鐵勒擋那一刀的那刻,也都該還清了……
[PR]
by miotsu | 2003-08-10 16:10 | 綠痕.九龍策 | Trackback | Comments(0)

崩雲


d0068116_1963590.jpg
崩雲 〈九龍策 卷八〉

四皇子.舒河 * 芸湘


滕王舒河--雲龍探爪



曝光率最高的舒河,在九龍策裡本本串場。
他跟律滔,真的很有發展成BL的潛質。

舒河跟律滔,很像。差別在於,律滔是個偽君子,而舒河是個真小人。若說我喜歡他倆的程度相同,那麼討厭的程度,亦然。

其實我很希望綠痕能多寫一些關於律滔與舒河之間的回憶故事。曾經感情好到形影不離的他倆,只需一記眼神、一抹微笑,就能明瞭對方心中想法的親手足,為何在多年後放開了彼此交握的手……

心,不是不痛,只是他們都太明白,真正要的是什麼。
[PR]
by miotsu | 2003-08-10 16:03 | 綠痕.九龍策 | Trackback | Comments(0)

朔日


d0068116_1859539.jpg
朔日 〈九龍策 卷七〉

六皇子.風淮 * 莫無愁


衛王風淮--神龍御風



九位皇子裡,我最喜歡風淮,最欣賞風淮,也,最心疼風淮。

心碎過後,風淮決定放手追逐夢想,為了他的小小心願,為了除了他已經沒有人記得的過去……。即使被現實傷透心,他還是忍著痛往前走,在風懷的眸底,我看見了酸楚,也明白,他的心,有多痛。

「我要我的手足皆存在世上,一個,也不能少。」

為什麼風淮要那麼善良呢?為什麼他不自私一點、多為自己設想一點?風淮不惜一切只為保全兄弟,但他知不知道,不論他怎麼做,不論結果是什麼,他都會遺憾的……

「我很想再看一次王爺和他的兄弟們在一起時的笑臉……」捨命護主的宮懸雨,在說出最後的心願後,憾然地閉上雙眼。

當我看到這,蓄在眼眶的淚,再也止不住地落下。

怎麼可能不會有遺憾?遺憾是必然的,早在宮變的那一刻起,就注定了他們心中一輩子的遺憾。

讓我最為他心疼的,是風淮;讓我的眼淚真正滑落面頰的,是這本「朔日」。
[PR]
by miotsu | 2003-08-10 15:33 | 綠痕.九龍策 | Trackback | Comments(0)

摘星


d0068116_1854158.jpg
摘星 〈九龍策 卷六〉

五皇子.律滔 * 葛沁悠


翼王律滔--見龍在田



我不討厭律滔,甚至可以說,我挺喜歡他。

律滔放開了舒河,讓彼此可以飛得更高更遠。在他們眸底,藏著不得不離開彼此的孤寂。

沒有回首的權利,只有放手去追。
[PR]
by miotsu | 2003-08-10 15:22 | 綠痕.九龍策 | Trackback | Comments(0)

11年x365日=4015日。2個人從相遇到現在11年。已經一起度過了大約4000天。山P和斗真之間無比堅固的牽絆。


by みお.mio.澪.橘小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