カテゴリ:韓劇.尚道,上學去( 9 )


恩桓,不要等我了
我可以只抱著回憶活下去
就像以前一樣
我會幸福地生活的


尚杜,我們少愛一點吧
不要讓別人察覺到
不要讓別人有所嫉妒
以後我們少愛一點吧

More
[PR]
by miotsu | 2006-06-18 23:32 | 韓劇.尚道,上學去

因為愛得深刻愛得癡傻,愛得義無反顧,愛得連天都妒嫉了。

真正至死不渝的愛情,是需要經歷許多艱苦磨難的。


「尚杜,我們少愛一點吧。

不要讓別人察覺到,
不要讓別人有所嫉妒。

以後我們少愛一點吧。」


故鄉南海,埋藏著十七歲那年的時光點滴,封印著甘甜微酸的初戀記憶。

十一年後的今天,故事回到了南海,一切都將重新開始。


已經逝去的時間無法追回,分離歲月中的種種辛酸與點點思念無法輕易抹去。

他們都改變了。

不再是只懂得年少輕狂的芳華十七,不再是曾經天真以為永不會有離別的青澀年紀。

他們都不再只是單純無知的少年少女。


但,在這漫長無盡的十一年歲月裡,唯一始終不曾改變的是,他們依然相愛。

這份愛,單純而執著。


再多的苦難都會過去,幸福的日子終會降臨,新的故事會展開。

比什麼都重要的是,他們依然相愛。



當悲傷的眼淚流盡之後,會有什麼?

我想那是 --- 一家三口幸福的生活。



尚杜,真正屬於你的美好人生,現在才正要開始。




謹以此文,獻給尚杜與恩桓,還有剛出生的小寶寶。
祝福他們一家三口,永遠快樂、幸福。











「恩桓,不要等我了。

妳為我做了那麼多事,我卻沒有為妳做過什麼。
除了每天讓妳哭泣,我好像沒有為妳做過任何事。


我可以只抱著回憶活下去。
就像以前一樣。

我會幸福地生活的。」




「淑姿曾經說過:

對於真正至死不渝的愛情,是有很多磨難的。
這樣也不會放棄嗎?那樣也不會被擊倒嗎?
會有很多人這麼嫉妒著。


尚杜,以後我們少愛一點吧。

不要讓別人察覺到。
不要讓別人有所嫉妒。

以後我們就少愛一點吧。」





尚杜,今天下初雪了。我們一起打雪仗吧。


尚杜,去上學了。





「恩桓,我愛妳。」





我愛妳。







妳還記得嗎
當時我們還很年幼無知
我常常調皮的讓妳難過
說些無心的話來傷害妳
那時候的我並不知道
我所放棄的是怎樣的愛情
但現在我絕對不會讓妳難過
我會愛惜妳 保護妳

一直以來我只等待妳一人
雖然走了一段好長遠的路
我會繼續等下去 繼續守護著妳
妳能接受這樣的我嗎
我要將妳給我的愛加倍還給妳


本來以為再也見不到妳
但現在妳已經在我身邊
妳再也不要擔心任何事
我會以更多的笑容面對妳
妳可能還無法瞭解我的心意
妳對我來說是多麼重要的存在
如果沒有妳 我是無法瞭解
這種幸福的滋味
我要用我的愛擁抱妳

一直以來我只等待妳一人
雖然走了一段好長遠的路
我會繼續等下去 繼續守護著妳
妳能接受這樣的我嗎
我要將妳給我的愛加倍還給妳
我要挽回我錯過的愛 My love






d0068116_1557842.jpg

[PR]
by miotsu | 2005-07-22 15:55 | 韓劇.尚道,上學去

在故事結束以前...


昨天晚上,東風播出的『小爸爸上學去』倒數第二集。
昨晚,20:00~21:00這整整一個小時,我有2/3的時間都在掉眼淚。

其實,如果依照韓國的集數來算的話,昨天應該真的是最終回了。
但台灣偏偏喜歡播這麼多廣告,把原本該是完整的一集切割成兩集。

為什麼不乾脆一次播出兩個小時的完結篇啊?
害我不能一次哭完......剩下的眼淚還要留到今晚......


照我看來,『小爸爸上學去』根本就是一本災難大全嘛,太慘了。
車尚杜的人生,可以去票選悲慘人生指數最高的競賽,一定拿冠軍。


昨晚,我哭了好多好多,因為心酸。







蔡恩桓,妳一定要這個樣子嗎?妳一定要這樣對他嗎?
我知道妳很生氣,妳絕對有資格生氣,絕對有權利生氣。


但妳知道尚杜昨天是以什麼樣的心情去見妳的嗎?
妳知道妳很有可能從此再也見不到他了嗎?
妳知道妳這麼做有一天一定會後悔嗎......


為什麼這些看似很小很小的心願,為什麼這些該是平凡的渴求,
對他而言都是那麼困難那麼奢侈......那麼令人感到心疼呢......


他要她不要等他了,但我知道她會繼續等下去的,一定會等下去的。
她會等你,等你出獄,你們還要一起共度幸福的下半輩子啊......


你還沒有親口對她說"我愛妳"......你還什麼都沒有告訴她啊......
尚杜......不要放棄......不可以放棄的......


十年。

他找尋了她十年,等候了她十年。

重逢以後,仍然在等。

如今,他們還要繼續等下去。


人生,還有幾個十年可以等待?

[PR]
by miotsu | 2005-07-21 14:23 | 韓劇.尚道,上學去

我快瘋了。
看來今天是個錯誤,基本上這樣做就很蠢。
算了,我等明天好了,我就不信我真的衰成這樣。



# # #



據我估計,如果沒有意外,今天晚上『小爸爸上學去』最後一集。
不是今天也會是明天,總之就是快完結了。

『小爸爸上學去』看到後面越來越沉重,沉重得令我快要瘋掉了。
現在我光是看到尚杜的臉就覺得很難過,我都這樣了何況是恩桓......


他們都瘋了啦。

車尚杜、蔡恩桓、韓世羅、姜民碩......
他們幾個全都瘋了,全都腦袋有問題。

車尚杜固執得像塊石頭。這個比喻真讚,完全說中。
他的固執,讓人想拿棒槌打他。你怎麼不去撞牆啊?

不論是車尚杜還是蔡恩桓,都好可憐......


昨晚那集,恩桓在醫院裡對病床上的尚杜說了一番話,我很贊同。


「你愛我嗎?
車尚杜,你真的曾經愛過我嗎?

如果真的愛我,不是應該無論遇到什麼困難都要一起克服的嗎?
就算下十八層地獄,也該手牽著手一起往下跳,死也不要分開才對啊!」


受了傷躺在病床上的尚杜坐起身,沉默半晌,輕聲地說:


「相信在未來的某一天,現在的一切悲歡離合,都會不藥而癒的。」

「不要相信愛情。愛情不能當飯吃。」


哀傷的恩桓紅著眼眶,一瞬也不順地凝視著尚杜,含淚嘲弄地說道:


「你以為我們之間的感情是愛情嗎?
你以為我們之間的感情還能算是愛情嗎?

我們現在並不是在談戀愛。
只是跟著該死又奇妙的命運,在苦苦掙扎罷了。

就這樣認輸也太冤枉了。
就這樣放棄也太委屈了。

所以我們都在苦苦掙扎。」


說完,恩桓頭也不回地走出尚杜的病房。


恩桓的傷心,是因為即使尚杜終於知道寶兒不是他的親生女兒,
他的選擇仍然一樣,沒有任何改變。

恩桓放棄了,也死心了。

她答應與民碩結婚。


我覺得恩桓說得很對。車尚杜你怎麼可以固執到這種程度?

你放棄了你的人生,也讓恩桓跟著放棄了她的人生。
你真的以為這樣做是對恩桓好嗎?為什麼你總是那麼的自以為是?


但,就算再怎麼氣尚杜,我還是希望他們兩個人能在一起。
我還是希望恩桓最後能原諒尚杜,重新愛他。

雖然依目前的情況來看,恩桓已經對尚杜徹底寒心了。


今晚這一集,尚杜跑去教堂通知恩桓,民碩無法前來與她結婚的事。
但,身穿白紗禮服的恩桓對他很冷淡,還說她不會再回到他身邊......


尚杜被補了,好像又會再度坐牢。


恩桓,無論尚杜曾經如何讓妳傷心,原諒他好嗎?

只因為他真的很愛很愛妳,只因為他太愛妳了。

他珍惜妳的生命更勝過他自己的啊......




* * *




給康小華:


小華,我也有在看『浪漫滿屋』唷!

我現在也變得好喜歡Rain喔......!!(甜笑)

他真的好帥好帥好帥好帥好帥好帥........................(無限延伸)

也好可愛好可愛好可愛好可愛好可愛.....................(同樣無限延伸)


現在我每次只要一看到電視在播放RAIN的最新MV『英宰之歌 I do』的時候,

就會馬上停下來。超~~~~~~~~~~~~~好聽的!!!!



RAIN的笑容真的真的好可愛。


撲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PR]
by miotsu | 2005-07-20 18:07 | 韓劇.尚道,上學去

昨晚看『小爸爸上學去』,我看到難過得哭了。
心很酸很痛,眼淚就這樣掉下來。

我一點也不想看到這樣的結果啊......
從前的尚杜到哪裡去了?

最喜歡尚杜的笑容,像個孩子似的笑著。
總是帶著一抹頑皮的淘氣。

但現在尚杜的笑容裡,卻總會閃過一絲憂傷......




# # #




恩桓聽說了她母親找到親生女兒的事,很為她高興。

但恩桓卻萬萬沒有想到,那個人竟是世羅。


這天,恩桓帶著禮物去醫院探望寶兒。

她、尚杜及寶兒在醫院的庭園裡坐著聊天,
恩桓笑得好燦爛,原以為幸福已經降臨......

卻看見世羅也帶著她們的母親來到他們面前。


誰也沒有料到,真相竟然是在這樣難堪的場面下揭曉。


恩桓非常震驚,恩桓的母親也是。

恩桓的母親想強拉她回去,恩桓卻堅持要跟尚杜談談。


只剩下兩個人獨處,誰也沒有先開口說話。

半晌,恩桓整理好情緒,轉向身旁的尚杜,笑著問他們今天有好多節目不是嗎?
拉起尚杜,兩人都決定先將所有的事情忘掉,他們要好好地珍惜今天的相處。





他們玩了一整天。

一起去小吃攤吃小吃、攜手逛市場、買了一堆菜回尚杜家煮,恩桓掌廚。
還被尚杜笑說,媽媽家是開豬腳店的,女兒的廚藝卻差成這樣,以後有誰敢娶她。

一邊談笑一邊吃著熱騰騰的火鍋,兩個人都面帶笑容。
但彼此卻總在對方不注意時,眼裡藏著深沉,表情閃過一抹憂傷。

他們都只是在強顏歡笑。

因為兩個人的心裡都有數了,都明白了,卻不想承認。

世羅是恩桓母親的親生女兒,名義上是恩桓的姊姊,即使她們沒有任何血緣關係。
世羅是恩桓的姊姊、是生下寶兒的媽媽,因為這層關係,恩桓和尚杜不可能在一起。


吃過午餐後逛街,兩人穿著情侶裝拍大頭貼,親暱地抱在一起拍照。
還去一家算命攤算命,最後還去放煙火,看著綻放的煙火歡笑。

已經是夜晚了。湖畔,他們靜靜相伴。


妳還記得嗎
當時我們還很年幼無知
我常常調皮的讓妳難過
說些無心的話來傷害妳
那時候的我並不知道
我所放棄的是怎樣的愛情
但現在我絕對不會讓妳難過
我會愛惜妳 保護妳


恩桓玩累了,靠著欄杆休息,喘口氣,她笑著問:

「接下來我們要做什麼呢?好像還有好多事情沒做耶。」

尚杜卻沒有笑,他深深地凝視著恩桓,輕聲說道:

「已經做完了,結束了。」

恩桓沒有理會,繼續笑著說:

「才沒有結束,我們明明還有好多事沒有做啊。」

尚杜拉起恩桓的手。「很晚了,回去吧。伯母會擔心的。」

恩桓甩開尚杜的手,固執地站在原地,笑容緩緩從唇邊隱去。

「我不要。要回去你一個人回去。
尚杜真是的,我們明明還有好多事沒做啊。
所以我不想跟頭腦不好的人來往,尚杜是笨蛋。」

尚杜沉默了一會兒,眸底藏著憂傷,看著恩桓淡淡地道:


「我們都做完了。該做的都做了。
恩桓,結束了。
我們能做的都做完了。」


恩桓依然不肯走,兩人僵持在原地。


一直以來我只等待妳一人
雖然走了一段好長遠的路
我會繼續等下去 繼續守護著妳
妳能接受這樣的我嗎
我要將妳給我的愛加倍還給妳





馬路的兩端,一對戀人遙遙相望。

尚杜在街道的一端,凝望著對街的恩桓,目送她搭車。

「尚杜,你不送我回家嗎?」

尚杜只是微微笑著,「妳打電話叫志桓出來接妳吧。」

「你有沒有紳士風度啊!竟然讓女孩子晚上一個人回家?」恩桓發表她的不滿。

尚杜沒有說話,只是微笑凝視她。

「我們真的就這樣分開嗎?
尚杜你再陪我走一段路嘛......」

恩桓有些急了,她不想就這樣分開啊。她近乎哀求地說。

「妳記得要叫志桓出來接妳喔。」

尚杜終究還是沒有答應恩桓最後的請求。

「好,算你狠。
夠了!車尚杜。」

恩桓氣惱地把頭轉向一邊,此時,公車來了。

尚杜目送恩桓上車,車緩緩開走了,他沒有移動,仍然佇立原地。

公車在不遠的下一個站牌停下來,尚杜看見恩桓跳下公車,在對接從遠處跑回來。

尚杜怔怔地看著,臉上的表情已經不再平靜,承受分離痛苦的不只有恩桓一個人......

溫熱的淚水幾乎就要衝出眼眶。


本來以為再也見不到妳
但現在妳已經在我身邊
妳再也不要擔心任何事
我會以更多的笑容面對妳
妳可能還無法瞭解我的心意
妳對我來說是多麼重要的存在
如果沒有妳 我是無法瞭解
這種幸福的滋味
我要用我的愛擁抱妳


恩桓跑回方才的地方,朝著對街的尚杜哭喊:


「尚杜......尚杜......
我們要怎麼辦?我們到底該怎麼辦啊?!
尚杜跟恩桓真的不能在一起嗎?
我們怎麼會這麼可憐啊......」


凝望著傷心哭泣的恩桓,聽著她心碎的言語,尚杜忍住悲痛,含著眼淚扯出一抹笑。


「記得不要喝太多酒。
要按時吃飯不要餓肚子。
睡覺時要蓋好被子,不要感冒了。
身體和心理都不要生病。」


尚杜細心地一一叮嚀著,對她的關懷與擔心永遠不會停止。

但一切都結束了。

就這樣,這個夜晚,他們正式分手了。


一直以來我只等待妳一人
雖然走了一段好長遠的路
我會繼續等下去 繼續守護著妳
妳能接受這樣的我嗎
我要將妳給我的愛加倍還給妳
我要挽回我錯過的愛 My love





回到醫院,尚杜走進病房看寶兒。

臉頰上的淚不知不覺地滑落,滴落在寶兒的小臉上,吵醒了沉睡中的寶兒。

寶兒問爸爸為什麼哭?尚杜只說,因為有奇怪的東西跑進去,就有水流出來了。

「寶兒抱抱爸爸好不好?」

尚杜輕輕地問道,寶兒問他為什麼?

「爸爸只是覺得好冷。」

寶兒伸出雙手環住尚杜的脖子,小小的身軀用力的緊抱著尚杜,給他溫暖。

整顆心已經被傷得千瘡百孔的尚杜,感受女兒帶給他的體溫,悲傷的淚不斷地無聲滑落。心,早就碎了,遺失了,再也找不回來了。

這夜,他失去了此生的最愛。





自那天以後,恩桓過得很糟,不吃不喝,只是呆呆地坐著。

世羅看了心煩,一股怒火衝上胸口,她責問恩桓是在故意向她示威嗎?


「尚杜跟我為什麼不行?
我們為什麼不行?」


恩桓蒼白著臉,虛弱地反過來質問世羅。


「媽,我還是無法放棄。
我想過......幾十次、幾百次、幾千次。
卻還是無法放棄......」


恩桓側身躺在床上,輕聲地說。

閉上眼,任由淚水滑落面頰。





恩桓想見尚杜,只要看一眼,只要讓她看一眼就好了。

她硬撐著虛弱的身子,一個人跑到醫院,卻沒見著尚杜。

她又跑去他家,爬上頂樓,只看見尚杜與世羅躺在石臺上沉睡。

恩桓傷心離去,後退中不小心踢撞到放在地上的物體。

尚杜聽見聲響坐起身,走到圍牆邊往下看,看見恩桓離去的身影。

尚杜一瞬也不瞬地凝望,眼神複雜哀傷。


夜裡,恩桓在街道上慢慢地走著,只覺得心情冷到谷底。

她獨自來到那天他倆最後遊玩停留的湖邊,吹著冷風。

然後緩緩地蹲下來,將頭埋進膝中,久久、久久。

一直悄悄地跟在她後面的尚杜,默默地看著,默默地守護著。

心還是痛了。





是啊,恩桓和尚杜,他們為什麼不行?

恩桓與世羅並不是親姊妹,她們兩人之間沒有任何血緣關係。

但在名義上,她們仍是姊妹,這是不爭的事實,而且還有寶兒......

世羅是寶兒的親生母親,而尚杜絕不是個不負責任的人。

世羅就是看準了這點,吃定尚杜。


世羅很自私。

她心知肚明寶兒的親生父親根本不是尚杜,也很清楚尚杜的心裡根本沒有她。

以前不愛她,現在不愛她,以後也不會愛她。

但她卻說這個謊話說了整整七年,騙了尚杜整整七年。


世羅,妳說妳只要有尚杜就好。

但妳知道嗎?恩桓深愛尚杜的心並不亞於妳啊。

狠心拆散一對有情人,這樣妳就滿足了嗎?妳會快樂嗎?

尚杜是恩桓的人生,是她的生命啊......





「分開的這十年當中,他們連一瞬間都沒有忘記過彼此,活到現在。」

這就是尚杜與恩桓的愛情。

但如今,你卻要親手斬斷這份思念的牽絆。

真能斷嗎?真斷得了嗎?

車尚杜,你真的斷得了嗎......






「如果妳要跟我在一起,就和她們斷絕關係。」

尚杜,你是認真的嗎?

恩桓怎麼可能真的和她的家人斷絕關係?

你是故意這麼說,想逼她徹底對你死心嗎?




d0068116_189453.jpg

[PR]
by miotsu | 2005-07-15 17:16 | 韓劇.尚道,上學去

尚杜,上學去!


民碩告訴尚杜,寶兒的病情已經惡化,轉為血癌,要開始化療,也會開始掉頭髮。

尚杜為寶兒梳頭時,當他第一次發現寶兒的頭髮被梳子一梳,梳掉了一大撮......。他怔怔地呆愣住,迅速轉過身掩飾隨時會忍不住掉落的眼淚,將手中的梳子握得死緊。

心好痛......好痛......





恩桓已經大概猜出尚杜隱瞞了她什麼。她來到醫院。

碰巧讓民碩遇見,民碩很是驚訝。

「恩桓。」他叫住她。

「民碩。」她停下腳步。

「妳怎麼會在這裡?」

恩桓看了民碩一眼,低下頭沒有說話。

民碩注視著恩桓半晌,隨即明瞭,他苦澀一笑:

「看來不是來找我的。」

「妳是來找車尚杜的,對嗎?」

恩桓點點頭:「嗯。」

民碩注視著恩桓,這個曾經是他的女友,也是他最愛的女人。

「妳現在變得勇往直前、毫無畏懼?」

「嗯。」恩桓輕應。

「恩桓,妳好殘忍。」民碩的心疼痛不已。

「嗯。」恩桓默默承受指責。

民碩沉默了一會兒,接著微微一笑,說道:

「好吧,妳就去吧。
但,要是受了傷,妳就會回來吧?
我等妳。」

恩桓搖搖頭,輕聲卻堅定地說著:

「不,不要等我。
民碩,我知道自己在做什麼。
我絕對不會後悔。」

民碩瞪著恩桓,恨不得能將她撕成碎片。

「蔡恩桓,妳真的好殘忍。」

「嗯。」恩桓的眸裡有霧氣,她依然沒有為自己辯解。

民碩一把抓起恩桓的手臂。

「好,我送妳去吧。
妳就去嚐嚐看掉下懸崖的滋味。

對,我是醫生。
如果到時妳摔得傷痕累累,
我再替妳療傷。」

民碩拉著恩桓,一起去找尚杜。





這時的尚杜,聯合民碩對寶兒說了一個善意的白色謊言之後,準備幫寶兒落髮。

他拿起剪刀,一時之間下不了手,勉強扯出一抹笑,他問寶兒:在爸爸為寶兒剪頭髮的這段期間,寶兒要不要唱首歌?

寶兒開始哼起童謠,尚杜手拿剪刀,將寶兒的頭髮一刀一刀地剪下。

尚杜強忍著心疼的眼淚,在寶兒唱完一曲後,要她再唱一遍。

剪刀一把一把地剪下了寶兒柔軟的髮,也將尚杜的一顆心剪成千千萬萬的碎片,撕裂的傷口被刺痛得好疼好難受......

尚杜不斷地要寶兒再唱一遍,寶兒唱了一遍又一遍,尚杜的眼淚也隨著寶兒的歌聲與剪刀落下的次數,越流越多,流成了一條河......

病房外,兩道身影靜靜佇立,無言地看著眼前這個令人心酸的畫面。

病房裡,尚杜無聲地落著淚;病房外,恩桓感受著尚杜的悲傷,陪伴著他無聲哭泣。





為寶兒落了髮,直到寶兒躺在病床上沉沉睡去,尚杜又準備去當牛郎。

他走出病房,恩桓攔住他,要他回學校念書,尚杜沒有理會,也不打算理會。

他越過恩桓繼續往前走,恩桓一直跟在他身後,走出醫院,尚杜攔了一輛計程車,上車前他回頭注視著恩桓半晌,表情複雜,隨即無言地坐車離去。

恩桓也不甘示弱,坐上另一部計程車跟上。

尚杜又去見貴婦,說著美麗的謊言,恩桓一路跟著,這次她不打算輕易放過他。

她偷偷跟去尚杜與貴婦相約的餐廳,廣播呼喚尚杜。

「各位來賓當中,是牛郎的人請到櫃檯。」

聽到廣播,尚杜渾身一震,笑容瞬間僵住,他微微側過頭往後看,果然看見恩桓站在離他們不遠的後方,朝他露出惡作劇似的微笑。

複雜的眼神看了恩桓一眼,尚杜選擇不予理會,繼續他未完的工作,想要帶著貴婦到處走走。

恩桓比他們早一步出來,擦身而過的那一瞬間,尚杜的視線在靠近恩桓身畔時停留了數秒,臉上閃過一絲痛苦的神色,但他仍然選擇漠然離去。

恩桓默默看著他離開,並沒有就這樣放棄,她撘上計程車再度跟上。





尚杜帶著貴婦去舞廳裡跳舞,恩桓決心要搗亂到底。

她走進舞池開始鬧場,拉住裡面正在跳舞的每一位男士,問牛郎哥哥要不要跟她一起玩。每一位男士她都不放過,沒過多久,她走到尚杜面前,又拉又抱地笑著說:跟我一起玩嘛!

尚杜無言地看著存心鬧場的恩桓,沒有說話。現場的男男女女一片譁然,覺得碰到了一個女瘋子,不滿的情緒使他們開始鼓譟,要把恩桓趕出去。

恩桓更進一步地跳上舞台開始亂唱一通,完全無視眾人。

台上的樂團有人站出來將恩桓一把推下台去,恩桓整個人跌坐到地板上。

站在一旁的尚杜眼睜睜地看著恩桓被推倒,瞬間瞇起了雙眼。敢碰他的恩桓?!

尚杜惱怒地一把抓住那個推倒恩桓的男人,狠狠地一拳揍下去。





夜晚。


離開了是非之地,尚杜走在前頭,恩桓在後面默默跟著。

尚杜走了幾步停下來,恩桓也立刻停下來;尚杜又走了幾步又停下來,恩桓也停下。

尚杜再也忍受不了地轉過身,看著恩桓,他扯出一抹笑,但笑意未達眸裡。


「好吧,是我錯了,我舉雙手投降。

打從一開始,我就不應該出現在妳面前。
我不應該去妳學校找妳。

那個時候我忘了一件很重要的事。
我忘了我是一個多沒有出息的人。

我感到非常抱歉。
妳就當是踩到狗屎好了。

人生不就是這麼回事嗎?」


聲音冷冷地,語氣裡充滿著絕決。

恩桓沒有說話,只是哀傷地凝望著他。

尚杜轉身走了幾步,又再度停下腳步,回首看向固執跟來的恩桓。


「妳走啊。快走啊。趁我放開妳,妳快走啊。快逃走啊!」


紅著眼眶,承受著心臟劇烈地痛楚,尚杜低吼出聲。


「如果妳再繼續這麼死纏爛打下去,我不會再輕易放過妳的,難道妳真的想和我一起墮落下去嗎?!」


黑眸閃爍著淚光,他再次嘶吼出聲,轉過身欲跨出步伐。

恩桓拔腿奔向尚杜,衝到他的身後,從後面用雙手緊緊地抱住他,泣不成聲。

瞬間,尚杜整個人隨之一震,感受著從背部傳達至心底的溫暖,淚水蓄滿眼眶,苦澀的情緒佈滿了整顆心。

半晌,他低啞地開口:


「我還差點讓妳死掉......
之前在地下鐵裡搶妳手機的人,就是我。

也許我還有許多隱瞞妳的事。
妳可能無法想像我是個多麼糟糕的人。

所以妳快走吧。」


就讓他一個人下地獄去就好了,他不想把恩桓也拉下來。


「我數到三。

如果超過時間,我不會再放開妳。
到時候妳後悔也來不及了。」


沙啞地說完,尚杜開始倒數。


「1。」


恩桓沒有動,也沒有放開他。


「我不在乎你是個什麼樣的人。
就算你殺過人我也會諒解的。」


她微微抬起臉看著他的背,邊哭邊說著。


「2。」


恩桓依然沒有動,緊緊地環抱著尚杜,不停地啜泣。


「3!」


恩桓不肯鬆手,哭喊出聲:


「我愛你。尚杜,我愛你。」


所有的冷漠武裝,都在聽見恩桓哭喊的告白之後瞬間崩潰瓦解。

尚杜再也假裝不下去,咬著牙,他旋過身將恩桓攬入懷裡,手臂緊縮,緊緊地、用力地回應她的深情擁抱。

恩桓在尚杜溫暖的懷抱中,放聲大哭。

尚杜抱著恩桓,輕柔地撫著她的長髮,淚光閃動,再也不願放手。



「尚杜,我們以後再也不要分開。」




d0068116_1881768.jpg



d0068116_1883020.jpg




d0068116_198137.jpg






# # #




車尚杜,我以為你在牽起恩桓的手之後,就已經代表你不會再離開她。

我以為你已經決定不再放開彼此交握的手......


十年前你們分開,十年後再度重逢。


你不顧她的意願任意闖入她平淡的生活,攪亂她原本平靜的心湖。

就在她重新愛上你之後,就在她發現自己比從前更加愛你之後......


你竟然狠得下心對她說什麼「恩桓,結束了。」



車尚杜,你好自私!


惹恩桓哭泣,不是你該做的事啊......

不是說從今以後你會愛她保護她的嗎?......


車尚杜,你這個大騙子!!!!

[PR]
by miotsu | 2005-07-14 18:03 | 韓劇.尚道,上學去

夏天的風



夏天的風

曲:衛斯理 詞:衛斯理


夏天的風吹入我心中
你站在海邊望著天空
你說世界是多麼遼闊
渺小的我們擁有什麼

當時的我們還很懵懂
你就像溫室裡的花朵
保護著你不讓你凋落
捧在我手心不曾放手

時間滴答地走
年華似水地流
年少輕狂的愛能多久
你放開我的手
綻放出燦爛的花朵

每到夏天我吹著溫暖的風
相信當時我們愛得很灑脫
美麗的蒲公英散落空中
隨著風搖曳得很自由

每到夏天我吹著溫暖的風
我們的故事簡單卻很生動
花瓣掉落在我的手中
握著我們曾經的感動

每到夏天我就喜歡吹著風
我們的故事簡單卻很生動




尚杜不肯見恩桓,他逃避著她。

為了治好寶兒的病,為了賺取醫藥費,尚杜決定重操舊業,當牛郎。
他什麼也沒告訴恩桓,也不再去學校。

而恩桓,她也不放棄,既然已經坦承自己的心情,她說什麼也不會再放棄。
她好愛好愛尚杜,她多想對著全世界的人說出她到底有多愛他......

但她不知道該怎麼表達,才能夠讓尚杜明白她深愛著他的心?


自從恩桓知道尚杜的家就是這裡後,她每天都去他家等他。
反正她已經決定不見到尚杜一面誓不罷休。

尚杜得知恩桓一直在他家門前等,心裡五味雜陳。
他偷偷跑回去,爬上頂樓的家,躲在牆壁後面偷看恩桓。

恩桓正在大口吃著外賣的炸醬麵,邊吃邊有點咳嗽。
尚杜站在牆壁後看了她好一會兒,表情深沉難懂。

他悄悄地走下樓,對等在樓下的叔叔說:


「她吃炸醬麵時,沒有喝水就吃不下去。
叔叔可以去拿杯水跟一碗泡菜給她嗎?」


尚杜低低地說道。苦澀緩緩蔓延了整顆心......


明明這麼懂她,明明這麼愛她,明明很心疼她......
卻還要裝作毫不在乎,卻強迫自己以冷漠的心去傷害她......

尚杜......





志桓告訴民碩,恩桓欺騙她母親跑到尚杜家去,整天沒回家。
民碩聽了震驚萬分,當下便立刻動身去尚杜家,要將恩桓帶回來。

恩桓知道尚杜現在人在哪裡後,正準備去見尚杜,卻看見民碩。
她怔愕地看著民碩,不知道民碩怎麼會出現在這裡。

民碩一把拉住恩桓的手臂,要她馬上跟他走。
恩桓甩開民碩的手,她不見到尚杜是不會走的。

「我不是已經說過我會得到報應了嗎?」

恩桓請求民碩不要再管她。

「對,妳會得到報應,選擇車尚杜妳會有報應的。」

民碩瞪視著恩桓,憤怒又傷心,火大地低吼道:


「你們的心裡難道就只有對方都沒有其他人了嗎?!
難道就只有你們的愛情最偉大最重要,別人的愛情就是垃圾嗎?!」


民碩又再度抓住恩桓的手臂,卻被用力甩開。


「我說過,尚杜是我的人生。
沒有尚杜的人生我寧願死掉。」


恩桓冷冷地說完,越過民碩頭也不回地離去。

民碩怔怔地楞在原地,一動也不動,宛如一座石像。





恩桓來到那家餐廳,知道尚杜正在裡面。

她走進去,望見坐在餐廳一角的熟悉背影,是尚杜。
他此刻的身分是牛郎,對面坐著一名貴婦,他正撒著漫天大謊騙取錢財。

她越過他們走到後面一桌,在面對尚杜的位子上坐下。

正對貴婦說著謊話以博取同情,而貴婦也相信他的話,尚杜持續裝可憐。
當他正預備再對貴婦說些什麼時,抬起眼,赫然看見坐在正前方的恩桓。

尚杜的臉色瞬間變得蒼白一片。

看著恩桓哀傷的神情,一閃而逝的尖銳痛楚使心臟強烈緊縮。
他強迫自己不去看她,繼續說著違背良心的謊言,硬逼自己扯出一抹微笑。

恩桓再也看不下去,她起身走向尚杜,拉著他的手臂,要他去上學。
尚杜裝做沒有聽到,沒有理會恩桓,繼續想對貴婦說出他的銀行帳號。

恩桓不放棄,哀求尚杜跟她走,尚杜再也忍受不了,猛地站起身,甩頭離開。
恩桓追了上去,拉住尚杜阻止他離去的腳步,含淚急促地問他是不是有什麼苦衷?

她知道他一定是因為有什麼逼不得已的苦衷,才會做這種事的,對不對?

尚杜一把用力甩開恩桓的手,不去看她傷心的表情,冷漠以對。
毫不留情地,他邁開步伐越走越遠,將恩桓遠遠地拋在腦後。

留下恩桓一個人站在人行道上,痛哭失聲。

心,再次被狠狠撕裂成千萬片,疼痛得令他幾乎崩潰。
尚杜沒有眨眼,任由淚水滑落面頰,腳步不曾停下來。

停在十字路口等待紅綠燈時,腦海千轉百回的思緒,讓尚杜再也無法前進。
再也忍耐不住,尚杜倏地旋過身往回奔跑,他要回去找恩桓,他要見她......

快速穿越無數方才路過的街道,不顧一身汗水,他跑回前一刻才與恩桓分手的地方。
雙眸快速在人行道上來回搜尋,他看見了恩桓,她低垂著頭佇立在原地,像在哭泣。

半晌,恩桓才緩緩地轉過身,邁開腳步慢慢往回走。
尚杜又向前追了幾步,卻終究沒有追上去,只是默默地看著恩桓越走越遠。

心臟再度一陣刺痛,回想方才她心碎受傷的眼淚,他卻什麼也不能做......
凝望著她漸漸遠去的背影,心痛是他現下唯一還有的感覺。





回到家的恩桓,走進自己的房間,往床上一躺。

她沒有放棄,沒有灰心,這只是更加堅定了她的心意。


「無論你做什麼,我都不會離開你。
車尚杜,我們看看誰會贏。」


望著天花板,恩桓對著空氣喃道。
這是她對他們之間的愛情,所許下的承諾。





這一天,恩桓終於盼到尚杜回到學校。

恩桓滿心歡喜地看著尚杜慢慢走進自己,說著歡迎。
尚杜凝望著恩桓開心的笑臉,嘴角露出一抹淡淡微笑。

尚杜慢慢走近恩桓,卻沒有停下腳步也不曾開口說一句話,沉默地擦身而過。

恩桓愣住,有些錯愕地轉身瞪著已經走過她身邊,走向校長的尚杜,笑容隱去。


尚杜有事情跟校長談,恩桓尾隨在後,想看看他要幹嘛。
沒想到尚杜遞給校長一封信,是退學申請單。

尚杜跪下來請求校長准許,說他一定會成功的。


恩桓心疼地望著尚杜離去的背影喊道:


「尚杜,我一定會想辦法讓你重回校園的。
我不會放棄你的,絕對不會放棄你的。」


頭也不回的尚杜,並沒有停下離開的腳步,為她停留。





尚杜為了賺取龐大的醫藥費,不得不重操舊業。

他知道他正在往火坑裡跳,卻別無選擇。
他已經身處地獄無法回頭了,但他不能將恩桓也拉下來。

他不要恩桓隨他下地獄,他不要她陪著他一起受苦。
所以他將恩桓推開,什麼也不說,什麼也不告訴她,什麼也不肯對她坦白。

但這難道不是將恩桓推向另一個地獄裡去嗎?

我相信恩桓絕對願意陪著尚杜一起下地獄的。
尚杜,你不相信嗎?不相信嗎......





尚杜,當民碩要你放手,他希望你能在還沒有造成更多更大的傷害之前放手。

那時你是怎麼說的?那時你是怎麼回應他的?

你說,你曾經有幾百次想去自殺,有幾百次想說乾脆去跳河算了。
但每回當你這麼想的時候,就會有人拉住你的手,阻止了你。

「是恩桓和寶兒。」

你說,她們已經拯救過你九百多次。

「對我來說,這就是愛情。」

你說這句話時的認真,我永遠也忘不了。

就像是在訴說著久遠久遠以前的一個古老的誓約,眼神深邃而悠遠。


所有的人都知道,你是真心愛著恩桓,此生唯一的摯愛,到永恆。

恩桓該是你最不願意傷害的人啊,不是嗎?

那你現在在做什麼?

車尚杜,你現在到底是在做什麼?!

真是......氣死人了。


整整分開了十年,你們也等待了彼此十年。

好不容易重遇了,好不容易重新愛上對方......

你們還有多少個十年可以浪費?




# # #




昨晚在看『小爸爸上學去』的時候我一直在想,

車尚杜你是怎樣?追上去啊!你為什麼不追上去?!

我氣得不停地握拳搥著床,真的很想衝進電視裡賞他兩巴掌。

該死的,追上去啊!!!!!

真的很火大。


看到人行道上心碎分開的兩人,我簡直快哭了。

看著恩桓哭得好傷心,看著尚杜流下苦澀的淚水......

為什麼相愛至此的兩個人必須這樣分開?

這是一份怎麼樣的愛情啊......




My love


妳還記得嗎
當時我們還很年幼無知
我常常調皮的讓妳難過
說些無心的話來傷害妳
那時候的我並不知道
我所放棄的是怎樣的愛情
但現在我絕對不會讓妳難過
我會愛惜妳 保護妳
一直以來我只等待妳一人
雖然走了一段好長遠的路
我會繼續等下去 繼續守護著你
妳能接受這樣的我嗎
我要將妳給我的愛加倍還給你

本來以為再也見不到妳
但現在妳已經在我身邊
妳再也不要擔心任何事
我會以更多的笑容面對妳
妳可能還無法瞭解我的心意
妳對我來說是多麼重要的存在
如果沒有你 我是無法瞭解
這種幸福的滋味
我要用我的愛擁抱你
一直以來我只等待妳一人
雖然走了一段好長遠的路
我會繼續等下去 繼續守護著你
妳能接受這樣的我嗎
我要將妳給我的愛加倍還給你
我要挽回我錯過的愛 My love





d0068116_1745588.jpg

[PR]
by miotsu | 2005-07-13 17:51 | 韓劇.尚道,上學去

My love


d0068116_1902949.jpg












My love


妳還記得嗎
當時我們還很年幼無知
我常常調皮的讓妳難過
說些無心的話來傷害妳
那時候的我並不知道
我所放棄的是怎樣的愛情
但現在我絕對不會讓妳難過
我會愛惜妳 保護妳
一直以來我只等待妳一人
雖然走了一段好長遠的路
我會繼續等下去 繼續守護著你
妳能接受這樣的我嗎
我要將妳給我的愛加倍還給你

本來以為再也見不到妳
但現在妳已經在我身邊
妳再也不要擔心任何事
我會以更多的笑容面對妳
妳可能還無法瞭解我的心意
妳對我來說是多麼重要的存在
如果沒有你 我是無法瞭解
這種幸福的滋味
我要用我的愛擁抱你
一直以來我只等待妳一人
雖然走了一段好長遠的路
我會繼續等下去 繼續守護著你
妳能接受這樣的我嗎
我要將妳給我的愛加倍還給你
我要挽回我錯過的愛 My love





d0068116_19133.jpg歌詞完全是在描述尚杜對恩桓的愛情......
第一次聽到這首歌時,就已經深深愛上了。

歌詞裡有一句是說:


那時候的我並不知道
我所遺棄的是什麼樣的愛情


好喜歡好喜歡啊......







尚杜終究還是會讓恩桓傷心,即使他承諾過絕不會再令她哭泣......
但恩桓也發過誓,無論以後尚杜讓她等多久,她都不會再生氣......

她不會再離開他。

但尚杜還沒有向恩桓坦承寶兒的事啊。
她能接受尚杜有一個七歲大的女兒嗎?


尚杜,向恩桓坦承一切好嗎?說出實情讓兩個人一起面對困難,一起承擔。
不要一個人默默承受所有,不要再讓恩桓苦苦等待一個不會等到的約會......
不要再讓她等待......不要再讓她為你傷心哭泣......

明知道會遭受報應,她依然甘願,你懂嗎?


恩桓,不論尚杜曾經做錯過多少事,不論他曾經對妳編過多少謊言,
都請妳原諒他好嗎?他是真的真的很愛妳......
只有這一點請一定要相信......







d0068116_18584120.jpg



d0068116_1859685.jpg



d0068116_18591817.jpg



d0068116_18594749.jpg


[PR]
by miotsu | 2005-07-12 19:06 | 韓劇.尚道,上學去

小爸爸上學去


d0068116_17493784.jpg


最近在看東風播出的『小爸爸上學去』。
然後就慢慢地喜歡上了。(笑)

現在啊,越看越覺得Rain好帥好帥,撲哈哈哈哈哈。
剛開始還覺得孔孝真的長相怪怪的,最近也越看越可愛。
我真的真的好善變喔,天哪。(汗)

持續看了兩個禮拜後,我決定喜歡這部韓劇。







因為是從中間插進去看,所以不太了解十七歲那年他們究竟發生過什麼事。
唯一知道的是,他們都愛對方愛得很深很深,深刻到十幾年後仍然忘不了。

車尚杜與蔡恩桓。


當年,他們被週遭的事物與命運的捉弄給無情拆散,十多年過去。
當他再度遇見她,當她再度與他重逢,雖知人事已非,
但為了不再失去她,他做盡一切,處心積慮地闖入她的世界。
為了能待在她身邊,他進入她任教的高中當校警、重新拿起書本當她的學生,
一切一切的原因,只是因為他不願再一次失去她。





那天,他得知盛裝打扮的她放學後即將去赴一場約,決定終生大事的約會。
他不想讓她去,裝病留下她在學校的保健室裡陪他。
當她明白了他的欺騙之後,憤而離去。
夜晚的校園,他快步追上她的背影。


「老師......老師......蔡恩桓!!」喚了幾聲後,他乾脆大吼。

她停下腳步,不肯回頭。

「妳以為我想嗎?妳以為我喜歡嗎?我也不喜歡!我也不想用這種低級的方式留住妳!因為我不想讓妳走,因為我覺得如果妳走了我會完蛋才這麼做的!!」

恩桓回過頭,瞪視著他。

尚杜哀傷地凝望著她,輕輕低低地道:「我們不要再說謊了,不要再彼此欺騙......」

不願再強忍痛楚的淚,緩緩滑落。

民碩趕來,憤怒地捍衛他的愛情。

尚杜親耳聽見恩桓對民碩說,他們只是過往歲月的初戀情人,就只是這樣而已。

明瞭一切都已太遲,他慢慢走過他們,黯然離去。





畢業旅行,地點:他與她的故鄉,南海。

旅途中,好幾次恍惚間,恩桓彷彿看見十七歲的車尚杜,輕敲車窗,隔著玻璃朝著她微笑。恍恍惚惚中,她跟隨著幻影,越走越遠,遠離了人群,卻也越來越靠近心底深處的思念。她看見十七歲的車尚杜與蔡恩桓,看見當年尚杜為恩桓所做的一切,看見自己從未遠離的思念。

像是再也無法忍受,傷懷的淚水潰堤般地狂洩而下。

之後每到一處當年曾經相伴同遊的地方,恩桓都會不自主地憶起好多年前的過往,十七歲的年少輕狂,每一個腳印每一次回首,她的身旁都有他,車尚杜。

獨自一人悄悄地來到他倆的秘密基地,尋找熟悉的寶物,刻寫在石壁上的字跡。


恩桓愛尚杜
我們要永遠在一起


再一次,傷心的眼淚止不住地滴落。


遠處,他只是遠遠地凝望著她,看著她的身影,看著她為回憶落淚的背影,回首朝熟悉的地方望了一眼,滿是複雜難解的思緒。





營火歡騰的夜晚,冷眼看著恩桓與民碩出雙入對,他知道逝去的無法挽回,孤獨地走離人群,獨自哀悼療傷,心以死。

腦海裡浮現十七歲那年他為了替她出氣而不幸被捕入獄,當他出獄後興高采烈地回家,卻赫然被告知,家人已拋下他全家搬走,而恩桓,他的初戀情人,他原以為就算所有人都遺棄他,她也絕對不會遺棄他的蔡恩桓,也跟著她媽媽搬離了南海。

一夕之間,天地變色,他的人生從此走樣。

他以為她絕對不會離開他的......他曾經那麼深信地以為啊。





志桓連同另外兩名夥伴,策劃詭計準備捉弄尚杜。
他們偷偷將恩桓戴的帽子扔下海,騙尚杜說恩桓失足掉落海裡了。

擔心焦急的尚杜,立刻奮不顧身跳海救人,完全忘記自己不會游泳的事。
恩桓聽說尚杜為了救她跳下海,跟著也想都不想地往下跳。
民碩見狀也跳下海救恩桓。

被救起後,躺在醫院裡休息的恩桓,睜開緊閉的雙眼,側首凝視著躺在身旁的病床上昏迷的尚杜,淚水緩緩落下。

她終於明白自己始終不願意承認的心情。

她愛他,蔡恩桓愛車尚杜,至始至終都沒有改變過。

她決定不再逃避。





尚杜又來到屬於他們兩人的秘密基地。

他看見十七歲的恩桓,對著他好溫柔地微笑,他靠著石壁滑坐下來,將頭緩緩依偎向十七歲恩桓的幻影,哀傷低語:「我好累......過去十多年因為心裡有妳陪著我才能撐過來,但現在我覺得好累......」

十七歲的恩桓靜靜地聆聽著,側首默默地凝視二十七八歲的尚杜,表情心疼哀傷。

尚杜就這樣靠著十七歲的恩桓沉沉睡去,然後幻影悄悄離去,二十七歲的恩桓來到尚杜身邊,坐落下來取代十七歲的自己,輕輕靠向尚杜。

時間彷彿靜止了一般,直到尚杜醒來,已不知經過多久,尚杜有點驚訝地看著恩桓,接著像是想逃避什麼似的快速起身,對她說他們得快點回去免得學生們擔心。

「我不想再說謊了。」冷不妨地,幽然卻清晰的聲音從身後飄進他的耳裡。

震動了他的心。

尚杜倏地停下腳步,僵直著身軀,不敢相信他剛才聽到了什麼。


「我不要再說謊了,不要再欺騙自己了。
我愛你。尚杜我愛你。
以前愛你,現在愛你,未來還會更愛你。」


尚杜緩慢地轉過身,一瞬也不瞬地凝視著眼前這個他愛了好久好久、也等待了好久好久的女孩,慢慢紅了眼眶。

恩桓回應他的凝視,天地間彷彿只剩下彼此。

時間的指針悄然流轉往回走,回到十七歲那年相戀的最初,。時間空間彷若都靜止了般地寧靜。那段曾經攜手相伴、不離不棄的輕狂年少,他們擁有彼此;而十年後的今天,他們的心仍然只屬於對方,沒有改變過。

這麼多年以來,他與她沒有一刻忘記過對方。
也更明白,今後的人生歲月,生命裡再也不能沒有彼此。

他們都是對方生命中,今生今世最愛也是唯一珍愛的人。





自從確認了彼此的心意之後,尚杜想要改變。

他決心捨棄骯髒污穢的過去,決定不再當牛郎。

他開始認真地找工作,在麵食店裡打工。


恩桓,從今以後我要為了妳,光明正大地活下去。


這是他在心中對恩桓的承諾,也是對自己的承諾。





恩桓想讓尚杜見一隻動物。
是當年尚杜養的那隻名喚「金剛」的小狗所生下的「金剛二世」。

恩桓想讓尚杜見金剛。

想向尚杜炫燿這些年來她將金剛的小孩照顧得有多好。
她相信尚杜一定會很高興的,也許還會開心得哭出來。
她也想讓金剛見見這位她生命中最重要的人。

恩桓約了尚杜在學校後面的植物園見面。

懷裡抱著金剛二世,恩桓滿心期待。
幻想著尚杜所有可能會有的反應。
她等待了好久好久、好久好久。

但尚杜並沒有來。

傍晚時分,陰沉的天空下起大雨,沒帶雨傘的她抱著金剛全身都被淋濕了。
但不論她怎麼等、不論她等了多久,卻始終等不到尚杜。
終於放棄等待的恩桓,滿心失落地,落寞離去。


其實尚杜是因為寶兒的事耽擱了,憶起與恩桓的約定,他急忙趕去學校。
冒著大雨,火速趕到植物園,卻已不見恩桓的身影。
尚杜在夜晚的雨中,焦急地喚著恩桓的名,慌忙地尋找。
傍晚的植物園,只有大雨滂沱的聲音,沒有任何人回應。

他們又一次錯過彼此。





隔天,恩桓因為昨夜淋雨感染了風寒,昏倒送醫。

民碩在醫院裡照顧恩桓,卻沒想到恩桓醒來後的第一件事,
竟是打電話回家詢問金剛的情形。

得知金剛也感冒生病了,自責不已的恩桓想要回家探視。
民碩阻止身體虛弱的恩桓離開醫院,但恩桓卻執意要走。

民碩又急又氣,朝著她的背影低吼:

「金剛不是車尚杜!」

恩桓停住欲離開的步伐,轉身看著民碩。

「金剛不是車尚杜。
不要去。」

恩桓沒有理會,現在的她已經什麼也聽不進去了。
她含著淚說都是她的錯,金剛是因為她才會生病的。

民碩追出醫院,看到前方的恩桓蹲在馬路旁,他連忙奔上前去,蹲下來扶住恩桓。
他又氣又心疼地凝視著恩桓蒼白的小臉,責備恩桓不該身體這麼虛弱還到處亂跑。
恩桓固執地站起身,還是想走。

民碩再也忍不住,氣憤地不顧一切對著她喊道:


「世界上的男人很多啊。
為什麼非要車尚杜不可呢?

只要是別人,我會放妳走的。
如果是別的男人,我會笑著祝福妳。

但車尚杜不行,唯有那個小子絕對不可以。」


因為他早已知曉一切真相,知曉尚杜包裹在無數謊言下的真相是多麼殘忍無情。
只有恩桓不曉得,她還不曉得車尚杜究竟是個什麼樣的人,依然傻傻地相信他。
他不希望恩桓因為車尚杜而遭受到任何傷害,他不想見到她傷心的模樣。

「民碩......」

恩桓不知所措地看著近乎激動的民碩,頹喪地蹲下身。


不遠的後方,趕到醫院來探望恩桓的尚杜,無意間聽到了這段談話,他停佇在離他們身後不遠的距離,無言地注視著眼前的一切,只能無語。

三個人,三樣心情,三種堅持。
看待愛情,卻又同樣地,執著不悔。





聽民碩的話乖乖待在病房裡休息的恩桓,接到弟弟志桓打來的電話。
志桓告訴她,金剛死了,生病死了。

不願意相信這樣的事實,恩桓飛也似的衝出醫院,來到獸醫診所。
看見金剛時,已經是蓋上白布的遺體。恩桓瞬間崩潰地放聲大哭。

「金剛......金剛......姊姊來了......」恩桓悲痛地哭得不能自己。


恩桓打電話給尚杜,仍然是彼此無言的默契。

尚杜開心地將話筒擱在耳邊,靜靜地感受著恩桓無語的溫柔。
但尚杜不知道的是,此刻的恩桓正在電話的另一端無聲的哭泣。
她沒有告訴尚杜金剛的死訊,只是拿著電話默默垂淚。
直到掛上電話,尚杜還是不曉得恩桓悲傷的心事。

掛上電話後,恩桓才放任自己哭出聲音,傷心地邊哭邊呢喃,語音破碎。


「尚杜......金剛死了......
我們的金剛死了......

都是我的錯......是我害死牠的......

本來還想跟你炫燿的......
見了面之後想驕傲地對你說......這是金剛二世......
給你看看這麼多年來我把金剛的小孩照顧得那麼好......
本來想這麼跟你炫燿的......

對我來說......金剛就是尚杜啊......
金剛就是尚杜......

對不起......對不起......」


這個夜晚,行人道上一排路燈,昏黃的燈光,映照著一顆心碎的傷心。





過了好幾天之後,一個悠閒的假日午后。

恩桓與尚杜相約見面。

凝視著尚杜放風箏時的微笑側臉,恩桓輕聲地道:


「我不會再鬧彆扭了。

不論你以後讓我等多久,
不論你讓我傷了多少心。

我都不會生氣,不會再跟你鬧脾氣。

我們不要再說謊,不要再互相欺騙。
人生是如此短暫,要好好珍惜才行。」


尚杜聞言側首看了恩桓一眼,不語。

恩桓搶過尚杜手中的風箏線,說她也要玩。
尚杜站在她的身後教她。

他們度過了一個悠閒愉快的假日午后。
放風箏、共騎一輛單車、溜冰......


夕陽下,兩人坐在綠草地斜坡的石梯上,相依偎在一起。
誰也沒有打破沉默開口說話,只是靜靜地享受這一刻的甜蜜。


「我是個自私的人。

只想到自己,不論妳為我受了多少傷,
我也會無動於衷,不為所動。

想逃就逃吧。」


沉默半晌,尚杜認真而低沉地說道。

恩桓依靠在尚杜的肩膀上,沒有說話。

尚杜側首凝視恩桓,輕柔地撫著她的髮,微低下頭,溫熱的唇緩緩印上他的吻。

橙紅的夕陽揮灑著愛情的顏色,包圍著眼中只看見彼此的愛戀,屬於情人。





恩桓決定向民碩坦白自己真正的心意,她要跟民碩說清楚。

尚杜決定帶著寶兒去見恩桓。他生命中最重要的兩個女人。


民碩買了戒指,打算向恩桓求婚。

他們約在一家餐廳見面,恩桓才剛坐下沒多久,
民碩已迫不及待地將戒指盒打開,放在餐桌上,對恩桓說:我們結婚吧。

恩桓怔愕地看著民碩一連串的動作,沉默地盯著桌上的戒指。
然後悄然歎息,伸出手將戒指盒關上,退還給民碩。

民碩愕然,不敢相信恩桓的決定。

恩桓語帶歉意地說,她無法跟他結婚。

對他,她有無限抱歉,也知道這麼做會遭受懲罰。
但她不想再說謊,不想再欺騙他也欺騙自己。
她想跟真正所愛的人在一起,而那個人不是他。

她愛的人是尚杜。


坦承說出真心後,恩桓起身想走。

民碩憤怒地狠狠用力垂打了一下桌面,留住恩桓離去的腳步。

「討厭我妳可以去找別人啊!」民碩已經悲傷地失去理智,對著她大吼。

恩桓說她並不討厭他,她甚至覺得這個世界上再也找不到像他這樣好的男人了。
但她不愛他啊,一直以來她小小的心裡就只容得下尚杜,無法再裝進第二個人。

「妳真的了解車尚杜嗎?
妳知道他是個什麼樣的人嗎?」民碩再一次問,他不願見到她受傷。

恩桓靜靜地說,她知道她會遭受報應的懲罰。

轉身欲離去,民碩的聲音緩緩飄過來。

「......為什麼?
為什麼妳寧願選擇他也不選擇我?
究竟是為什麼?!」

被背叛的傷心再也掩藏不住,民碩心碎地低問,眼眶泛紅。

恩桓轉過身面對民碩,看著他,她輕聲說道:


「民碩,尚杜他......就是我的人生。」


這一次,她不再停留轉身離去。

留下已然心碎的民碩,獨自落下悲傷的眼淚,黯然地舔嗜碎裂成千萬片的心。





另一方面,尚杜正帶著寶兒上路,準備與恩桓見面。

他要向恩桓坦白,他要把他那骯髒污穢的過去全部告訴她。
告訴她,他曾經當過牛郎;告訴她,他有個七歲大的女兒。

恩桓有權利知道真相。


尚杜帶著些許緊張、些許興奮,帶著心愛的寶兒前往目的地。
但沒想到中途寶兒流鼻血,震驚了尚杜,他慌忙抱著寶兒趕回醫院。

馬路的另一邊,恩桓正從另一頭走過來準備赴尚杜的約。

又一次,他倆在毫不知情的情況下,錯身而過。

又一次,恩桓等了一整個晚上,等不到尚杜的人。


民碩告訴尚杜,寶兒的病情已經轉為血癌。

尚杜的心,疼痛得無法呼吸。

淚,流向心海。





尚杜沒有去赴約。

恩桓等不到他,回去之後打電話給他卻轉到語音信箱。

她留言給他:


「我不會再鬧彆扭了。

不論你以後讓我等多久,
不論你讓我傷了多少心。

我都不會生氣,不會再跟你鬧脾氣。」


一如她之前曾經親口對他許下的誓言。


尚杜無言地聽完留言,心,再度被狠狠撕裂。

痛楚得說不出話。





恩桓逐漸發現,尚杜隱瞞她的一些事。

她聽說尚杜是牛郎後,並沒有說什麼。

她依然很關心尚杜。


尚杜已經好幾天沒去上學,他都待在醫院裡陪寶兒。

為了治好寶兒的病,他願意付出一切。

心裡暗自下了一個決定。

即使他很明白,這個決定可能會令他再次失去恩桓。

但他沒得選擇了。


他已經,回不了頭了......





恩桓不會放棄的,這一次她說什麼都不會再輕易放棄。

她說過,不論尚杜讓她等多久,她都不會再離開他。

看看最後是誰會贏。











My love



妳還記得嗎
當時我們還很年幼無知
我常常調皮的讓妳難過
說些無心的話來傷害妳
那時候的我並不知道
我所放棄的是怎樣的愛情
但現在我絕對不會讓妳難過
我會愛惜妳 保護妳
一直以來我只等待妳一人
雖然走了一段好長遠的路
我會繼續等下去 繼續守護著你
妳能接受這樣的我嗎
我要將妳給我的愛加倍還給你

本來以為再也見不到妳
但現在妳已經在我身邊
妳再也不要擔心任何事
我會以更多的笑容面對妳
妳可能還無法瞭解我的心意
妳對我來說是多麼重要的存在
如果沒有你 我是無法瞭解
這種幸福的滋味
我要用我的愛擁抱你
一直以來我只等待妳一人
雖然走了一段好長遠的路
我會繼續等下去 繼續守護著你
妳能接受這樣的我嗎
我要將妳給我的愛加倍還給你
我要挽回我錯過的愛 My love














d0068116_17495372.jpg



d0068116_17501996.jpg



d0068116_17502927.jpg



d0068116_17505563.jpg



d0068116_1751413.jpg



d0068116_17521851.jpg



d0068116_17523273.jpg



d0068116_1752407.jpg



d0068116_1874573.jpg



d0068116_17534425.jpg



d0068116_1753341.jpg



d0068116_17532269.jpg



d0068116_17533160.jpg



d0068116_17553956.jpg



d0068116_17554734.jpg



d0068116_1756549.jpg



d0068116_17561530.jpg



d0068116_17562680.jpg



d0068116_17563737.jpg



d0068116_1757290.jpg



d0068116_17565279.jpg



d0068116_17571695.jpg


[PR]
by miotsu | 2005-07-12 18:14 | 韓劇.尚道,上學去

11年x365日=4015日。2個人從相遇到現在11年。已經一起度過了大約4000天。山P和斗真之間無比堅固的牽絆。


by みお.mio.澪.橘小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