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3年 09月 ( 2 )   > この月の画像一覧

旋轉木馬嘩啦啦啦


有時候我會突然轉過頭去,
好像如果夠快,就可以再看見一次,那年夏天。


那天借的十本小說,看完了第一本,
王蘭芬的「旋轉木馬嘩啦啦啦」。
跟蔡智恆的「愛爾蘭咖啡」是同個出版系列。


《旋轉木馬嘩啦啦啦》是我國中二年級時身邊同學發生的一個故事,
故事發生再1983年夏天剛開始時,故事結束時已經是夏天最末了。


1983年?媽呀,我才出生剛滿一年耶。
已經是二十年前的往事了。

書很小,薄薄的一本,看完後,我有個疑問。
一個國中二年級的男生,真的懂什麼是愛情嗎?
或者,是作者過度美化故事的真實性?

我不懂。

但看完這個故事,我很欣賞。
欣賞阿宏的率真,欣賞小郭離開的勇氣。

故事的發展一直是淡淡的,淡淡的羞澀,淡淡的哀愁。
就連阿宏的死亡,都只是淡淡的……

卻令人無法不心痛。
[PR]
by miotsu | 2003-09-17 14:27 | 読み物/小説

妖鏡


d0068116_217149.jpg


妖鏡 《陰陽 卷八》

黃泉 * 碧落




悠悠相思無止限,
誰愛得深,誰愛得淺,
誰走得先,誰躲得遠,
上窮碧落下黃泉。
素腕纖纖,她持鏡照出段段情深緣淺,
少年翩翩,他執筆寫出字字情意真切。
不變的從前,在她的眼,
相同的信念,在他的肩。
人間數年,妖界轉眼,她說到不了永遠,
遠在天邊,近在眼前,他一直等在原點。
何妨一笑釋然,愛情需要勇敢一點,
何不遺忘明天,幸福需要大膽一些。
因為一顆舍利,誓言,不再只是鏡中雲煙。


鏡中這些為愛奮不顧身的眾生,他們後來都如何了呢?
葉行遠攜著無音去了妖界,無音為他放棄這座人間世界;不見容於三界的彎月,最終仍是難以達成她那小小的心願,與雷頤一塊被燒回了原點;殘雪不僅沒能讓所愛之妖復生,淪為魔類工具的她,賠上了性命在雪中凋謝。

愛太重太難,也許,不了解愛恨,不明白懊悔,是很幸福的。

「把小孩無畏的勇氣拿出來,也把小孩的那份大膽找回來,幸福是需要賭一賭的。」

他想,她永遠不會明白,要遺忘一個深藏在心底二十多年的人,有多苦......
有多難。





看完「妖鏡」,我發現我最同情的人,不是黃泉。
儘管糾纏了二十七年,但至少黃泉最終等到了碧落,
而燕吹笛呢?他可能永遠也等不到軒轅岳。
沒想到軒轅岳竟然用金剛印對付自家人,
可見他這回是真的氣瘋了。
看到最後,我真的非常非常同情燕吹笛。
他能等到軒轅岳的愛嗎?
或許,又是一個無解的答案。
[PR]
by miotsu | 2003-09-09 09:36 | 綠痕.陰陽

11年x365日=4015日。2個人從相遇到現在11年。已經一起度過了大約4000天。山P和斗真之間無比堅固的牽絆。


by みお.mio.澪.橘小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