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3年 12月 ( 3 )   > この月の画像一覧

還魂


d0068116_0484793.jpg


還魂 《陰陽 卷九》

晴空 * 晚照




可能錯,在破戒之後,
你你我我,都在尋找一個解脫。
不能躲,在心動之後,
你你我我,都似黑夜飛蛾撲火。
夜夜撫絃,萬念翻騰交錯,她是他命中注定闖入的魔,
次次輪迴,總是脫身而走,他是她心底最深處的寂寞。
前因後果都已遺忘在她身後,她嚐盡苦果,
前世今生逐漸浮上他的心頭,他一語不說。
是人是佛,恩怨功過,將消失在歷劫七七四十九,
是情是疚,無關對錯,是那朵掌心中的浮屠之火。
究竟是該自私擁有,還是該無私無我?
因為一顆佛心,幸福,不再擦身而過。


其實並不是很喜歡『還魂』這一本,但它竟然是我唯一花錢買的《陰陽》...真不知道該說什麼。

原本很喜歡晴空的說...害我看完『還魂』後對他全然改觀...晴空前後的個性差太多了啦,有種深切被欺騙的感覺...

晴空和晚照之間的愛情也不會讓我很感動...
[PR]
by miotsu | 2003-12-31 00:45 | 綠痕.陰陽

幸福嗎?


收到書了,還沒看。我相信綠痕的文筆,卻不知道「還魂」是否好看到不讓我有後悔花這筆錢的機會。


聽說晴空的故事,是好結局。


系列的最後一本了,不是好結局說不過去吧?書迷們會哭的...(笑)。不想再重溫看「劍靈」時的酸楚,不想再回憶千年等待過後空留的傷痛...


但或許啊,對雷頤與彎月而言,是幸福也不一定。:)


禾馬網站上有報導綠痕的專訪,其中有一個問題是,為什麼九龍策裡最後登上皇位的,是風淮?而不是其他皇子?


綠痕的回答是,最初她原本想讓舒河繼位。而為什麼沒有這麼做的原因,就如同她在「霸王‧下篇」的後記裡寫的...


如果真讓舒河繼位,皇子怎麼可能還會保持九個?以舒河的個性,一定會毫不留情的剷除具有威脅性的手足。


而「九位皇子一人不少」是風淮最大的心願...


再一個問題:有沒有想過寫一篇「九小龍大團員」的番外篇?綠痕的回應則是...讓故事就這樣結束不是很好嗎?


寫番外篇是不見得好,但私心卻好希望能夠看到他們團員的一天...。那種眼睜睜的看著他們九人被宣判此生再也無法相聚的遺憾...很難受...


他們幸福嗎?

願。:)
[PR]
by miotsu | 2003-12-18 16:56 | 綠痕.九龍策

情深書卷


早該知道何謂忘情玦,早該明白沈亞筆下甚少有歡樂的故事。
擁有忘情玦的女子,永生不得動念動情---...


動情者,死。


或許是因為明天已是最後期限,「情深書卷」我看得不是很用心,
很多地方只是匆匆掠過並無細看。

儘管早已習慣悲劇,但我仍然不愛它。這本書的灰,是我不會形容的...

彷彿心中再也沒有任何期盼...彷彿希望永不會降臨人間...
彷彿...整個世界將再沒有陽光,只有無限黑暗!

到底「情深書卷」想講的是什麼?它究竟是忘情玦系列的開端抑或是終點?

是不是太久沒看沈亞的書?讀著她的文字,竟讓我感到有些陌生。
突然莫名的想念起她早期的作品...


或許,文字沒變,是我還活在從前。


只是想念。

想念悲哀中藏著的喜悅;想念淚眼中醞釀的笑容;
想念絕望的背後有無限的希望;想念久雨過後的溫暖陽光;

想念......我們一起看的彩虹。


一直以來,沈亞的文字總給我這樣的感覺,
這樣的想望---


讓我明白,悲劇不是終點。
讓我相信,幸福必會降臨。


心動。心疼。心酸。心憐。













淚還是落了下來。
[PR]
by miotsu | 2003-12-03 00:25 | 読み物/小説

11年x365日=4015日。2個人從相遇到現在11年。已經一起度過了大約4000天。山P和斗真之間無比堅固的牽絆。


by みお.mio.澪.橘小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