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4年 06月 ( 15 )   > この月の画像一覧

WATER BOYS


d0068116_12302075.jpg



她說,只有在不迷任何人時,才會知道什麼叫「演技」。


但,是否正因為喜歡,才會開始注意一些小細節;正因為欣賞,才能發掘岀更多的可能性,也才更能了解其中的魅力並被這樣深刻的感動所吸引吧。




角色的設定,可以改變一位演員在觀眾心目中的形象定位,甚至影響此後的演藝生涯。有些演員因為成功的詮飾了扮演的角色從此星運大開,而有些演員窮盡一生也遇不到能夠使他發揮出潛在特質的好劇本、好角色。


所遭際遇因人而異,包括運氣。


如果他沒有被賦予可以引起我們注意的特別之處,又怎麼會讓觀眾們開心的歡笑,又如何能令他們感動得落淚?


一切的根源,還是要先欣賞、喜歡上,並對演員的努力加以肯定吧。


我這麼想著。
[PR]
by miotsu | 2004-06-29 11:35 | 日本男優.妻夫木聡

殺青




d0068116_1283082.jpg



d0068116_129477.jpg



d0068116_1295356.jpg



d0068116_12101492.jpg



d0068116_1211583.jpg



d0068116_12113663.jpg



d0068116_12121578.jpg



d0068116_1212335.jpg

[PR]
by miotsu | 2004-06-29 09:28 | ドラマ.オレンジデイズ

卒業



d0068116_1134249.jpg
滿足一切的想望,至少已經實現了。至少,能守護他們的笑容直到最後。狠久沒有這麼喜歡過一齣日劇,狠久沒有這麼期盼看見幸福的笑顏......

儘管只是幻影,而只有我自己最清楚。還是希望可以不為別人,就算只有我懂也好。

但,這樣的心情已經遺忘狠久了啊。






ありがとう。

最後まで彼らが最高の笑顔を見せてくれた。
最後の最後も、素晴らしかった。

オレンジデイズが大好きだと思うよ。今は。

オレンジの会の皆さん。卒業、おめでとうーーーーーーー!!








d0068116_11404691.jpg



d0068116_11411455.jpg



d0068116_11413839.jpg



d0068116_11425282.jpg



d0068116_11431476.jpg



d0068116_11433444.jpg

[PR]
by miotsu | 2004-06-28 14:53 | ドラマ.オレンジデイズ

第九話:「母へ」


d0068116_1301899.jpg








他們都在為對方著想,都想選擇對彼此最好的方式。
因珍惜而顯得小心翼翼,在乎又害怕成為心底負擔。


最後,他決定說再見。


「好きだから、さよならするんだよな。」


第十話,他會在電話裡這麼對她說。
她一直熟悉著的,教人心碎的溫柔。


所以,我們都錯怪他們了是不是?
她沒有不在乎,他也不是不愛她。


只是他不想再成為她的負擔,她的阻礙。
而她所為他做的一切,為他落下的眼淚...


已經太多太多。
[PR]
by miotsu | 2004-06-21 14:26 | ドラマ.愛し君へ

戀情終結的22歲



當櫂說他的戀情在22歲就結束時,
他的眼淚,她的眼淚,有多心酸?


第10話,它訴說著離別,訴說著每個人的不捨情緒。
沒有人能預知未來,沒有人能保證他們是否能再相見。


「ごめんね。今までありがとう。うれしかったよ...」




匯集的淚,再也止不住的奪眶而出。
告訴我,妳怎麼捨得?怎麼狠心...




d0068116_20533920.jpg




# # # # # #




突然覺得這集的劇情還挺老套的?怎麼有些地方跟某齣B開頭L結尾的情節狠相似?
什麼「ごめんね。今までありがとう。うれしかったよ...」?這句台詞好耳熟啊。

真不虧是出自同一個編劇之手。

又,我對於在最重要的時刻,前女友都會莫名其妙再次出現的這種劇情,已經受夠了啦。
愛君是這樣,OD也是這樣,它們的編劇怎麼這麼有默契?而且都好死不死來得正巧。

不過,兩齣都不太可能是悲劇。

OD應該會是歡喜大結局,畢竟是青春偶像劇嘛。(笑)
愛君從第1集就開始慘,如果它還想有始有終的慘到最後一集...


那我只能說我無言。
[PR]
by miotsu | 2004-06-16 22:45 | ドラマ.オレンジデイズ

60%的機率



第9話


沙繪告訴櫂,彈琴的時候,有一瞬間突然什麼也聽不見。
雖然本來就聽不見,但之前還是可以聽得見高音的部分。

櫂帶著沙繪去醫院,醫生說,以後有可能變得完全性聽不到。
除非動手術,這樣耳朵有可能治好,但成功機率只有60%。


不是全輸,就是全贏。


櫂鼓勵沙繪接受手術,他希望她能賭一賭。
沙繪說她一直知道手術的事,但她狠害怕。

因為是否會出現60%的奇蹟?
他們誰也不敢保證。


櫂說,有他在。他會陪在她身邊。




d0068116_20494614.jpg




當沙繪的母親知道,櫂鼓勵沙繪接受手術的事,
她對櫂發脾氣,氣憤的指責他為什麼要自做主張?

60%的機率,一直是沙繪的希望。
但若手術不成功,她就什麼都沒有了。



但,如果狠下心賭了呢?
[PR]
by miotsu | 2004-06-16 22:42 | ドラマ.オレンジデイズ


第9話


當母親興奮的告訴沙繪,她已被受邀加入德國的交響樂團,沙繪非常替她高興。
但當她問沙繪,是否會跟她一起去?沙繪遲疑了一會兒,問她大概會去多久?

最少三年左右。

沙繪聽完愣了一下,微笑點頭表示知道了,心裡卻複雜萬分。
回到房間將盒子打開,拿出那天在海邊櫂撿給她的粉紅貝殼。

跟母親去德國,就代表必須跟櫂分離。
但德國是母親多年的夢想...



沙繪去參加全國鋼琴比賽,櫂沒說什麼,只放在心裡擔心著。
以為會狠順利,卻在彈到一半突然停止,瞬間空氣彷彿凝結。

沒有人知道發生什麼事,櫂上台勸阻她母親,
走到沙繪身旁用手語輕聲說停止吧,扶起她。




d0068116_204653100.jpg




他們盡可能的在一起,盡可能的歡笑。
他原本打算就這麼陪伴她走下去的。

卻在最後的最後,眼淚還是出現了。
[PR]
by miotsu | 2004-06-16 22:41 | ドラマ.オレンジデイズ


第8話一開始,原本以為兩人的心意已經相通的櫂,
卻發現沙繪似乎當什麼事情都沒發生過一樣的平常。


櫂會決定表白心跡,是有一定程度的覺悟,但沙繪表現出的冷淡令他不解。
在餐廳聊天時,心情低落的沙繪終於忍不住用手語對櫂說了一些過份的話。


她說,櫂在照顧身體有殘缺的人的時候,會產生一種優越感,
她說,櫂不是真的喜歡她,只是覺得她狠可憐而同情她罷了。


櫂不敢置信的看著她,語氣凝重的問:「妳是認真的?現在講的話全部都是真心的嗎?」
沙繪頓了頓,用手語比道:「我是認真的。」


櫂受傷了,他冒火的比著手語說:

「那算了,我本想趁喝咖啡的時候跟妳提要交往的事,但已經沒有必要了。」
「我沒想到妳會對我說出這種話。」

櫂起身將咖啡紙杯用力甩進垃圾桶,轉過身對著沙繪說:

「但是妳錯了。妳現在對我說的話全部都是錯的。但若我是給妳這種感覺那也是沒辦法的事。」
「我們,無法交往。」櫂比完最後一句話,掉頭離去,留下沙繪,與深深的寂寞和歉疚。


知道兩人吵架的茜,為了替他們製造獨處與和好的機會,
向大家提議五個人一起去海邊玩,並事先和翔平串通好。


櫂還在生氣,聽說其他人都不能去後,預備直接送沙繪回家,路上一句話也不說,
沙繪問他為什麼都不比手語了?櫂停下車看著她,冷冷的說:「我已經對妳失望了。」

沙繪難過得紅了眼眶。


茜打電話給櫂報平安,並對櫂說,沙繪不是真心的。
她只是怕總有一天會被櫂討厭,所以故意講傷人的話。


「沙繪最喜歡櫂了喔。」茜這麼說,櫂的心動搖了。心念一轉,問沙繪左邊還是右邊?
海邊的話是右邊,沙繪指向右,櫂將方向盤一轉,開往海邊的方向。

欣喜悄悄回到沙繪的臉上。


兩人在沙灘上玩海沙,吃烤玉米,放煙火。但當沙繪發現周圍的遊客都在看他們比手語,
沙繪氣憤的要櫂不要比了,對櫂說還是別跟她交往比較好,這樣連他都會被取笑的。


櫂說,要笑隨他們去笑,他不在乎。
但沙繪說她在乎,她不要他也被笑。


沙繪掉頭離去,櫂看著沙繪漸遠的背影,深吸一口氣,開始用力大吼:

「沙絵ーーー萩尾沙絵ーーー」沙繪隱約聽見櫂高分貝的喊叫聲,慢慢停下腳步,回頭。

「萩尾沙絵,嘴巴壞個性也不好,沒有可愛的臉蛋也沒有身材,但是我喜歡,我喜歡妳。」
「或許不會說話的妳真的狠不完美,這樣連我都會變得不完美,大家都在看,聽著,要我說幾遍都可以,萩尾沙絵,我喜----」

(沙絵ーーー萩尾沙絵ーーーおまえが好きだーーー!俺はおまえが好きだーーー)


沙繪朝櫂跑過去,將他撲倒在沙灘上,阻止他繼續丟他們兩人的臉。
(這一段真的非常非常經典,周圍的遊客(路人)都在竊笑,有個女生笑得超誇張..)


沙繪一瞬也不瞬地注視著櫂,比手語道:「再說一次。」「什麼?」
「剛才的話。」「哪一句?」「"喜歡我"的那句。」

「妳真的狠狡猾耶。」櫂有點無奈的笑,狠認真的看著沙繪,說:「我喜歡妳。」
用手語再說一次:「我喜歡妳。」

淚水在眼眶裡凝聚,她凝視著眼前這個說喜歡她的他,
再也不願隱藏自己,她抱住他,傳達無法說出的心意。

兩人的第二個吻,緩緩印上。


(下一幕,櫂的家中床上)→ 對於這段劇情的安排,許多日本觀眾頗有微詞。(笑) 


「愛してる」櫂側過身低頭凝視沙繪,緩緩比著手語。
沙繪靜靜看著他的愛語,微笑著,比道:「生きていて よかった」

「生まれてきて よかった」
「あなたに 会えたわ」

櫂的回應,是一個深深的吻與緊緊的擁抱。




d0068116_20423356.jpg




# # # # # # 




我後悔了,原本的重點只有海邊沙灘上的那一段,哪知越打越多...(狂淚)
這簡直是把整集的劇情幾乎都打上來了嘛。(汗)


那時看完第8話最後,其實是狠震驚與不安的。
因為它的伏筆會讓我們以為,結局將會是悲劇。
就像當初的「Beautiful Life」那樣。


為什麼?因為它的預告,因為編劇是北川悅吏子老師。


還記得那天上OD的官網看留言,整整好幾頁全都是祈求的言語,
每一篇的最後都寫著:「どうか、ハッピー‧エンドで終わられますように」

一篇篇往下看,越看越難過,心漸漸的疼起來。
因為我從來不曾想過,OD有可能是悲劇...


當然看完第9話、第10話後,死亡的可能性不攻自破。
他們不會經歷死別,這讓我鬆了口氣,但,會生離。




今天,我抽空看完第10話,哭了。
心,酸澀得難以言諭。


我在等,等6/20的最終話,等北川老師給橘子會的五人一個圓滿的結局。
[PR]
by miotsu | 2004-06-16 18:27 | ドラマ.オレンジデイズ


第6話最後,第7話一開始。舊識的學長現身了,也會手語,是沙繪一直仰慕的對象。
那個學長說,他其實很喜歡沙繪,約她出去,還問她現在是否有男朋友。


微酸的情緒開始發酵。儘管在意,卻不表現出來;放在心裡在乎,卻不肯說出口。
櫂希望沙繪幸福,而那個學長可以給她她想要的,不是他,而是那個學長。


櫂只是陪在身旁鼓勵她,給她力量。所以當沙繪用手語問他:「櫂無所謂嗎?我喜歡誰跟誰在一起,櫂都不在乎嗎?」時,櫂什麼也沒說,只是撿起沙繪的鞋子,緩緩走過來放在她腳邊,說:「他不是來了嗎?在他面前不要像這樣扔鞋子比較好喔。」深深看了她一眼,然後離去。


櫂的心情也很複雜啊,只是他選擇沉默,選擇默默守護她的幸福。


可惜所有的一切都不過只是個謊言,像夢幻的泡泡那樣,被戳破後瞬間消失不見。
明白都是騙局後,沙繪漫無目的的走在街頭,想起櫂,傳簡訊告訴他,她被甩了。


(兩人互傳簡訊中,其中有兩封狠爆笑...)


最後,沙繪想了一下,按下「会いたい」這四個字,傳送。
嗶嗶嗶-----。手機沒電了。(連續劇好像都是這麼演的?噗‧)


後來沙繪跑到學校,翻閱橘子會的筆記本,看到櫂為她的畫加了幾筆,微笑。
正要走出大樓,遠遠看見櫂慢跑過來的身影,她愣住,驚訝的問櫂為什麼會來?


櫂哭笑不得的說還問為什麼,不是妳說想見面的嗎?
沙繪停了幾秒,開始用手語說出她的傷心。


她一直珍藏在右手的愛戀,卻在打開手心後發現,原來什麼也沒有。
櫂沉默的看著她的手語,默默聆聽著,半晌,他輕輕用手語喚她:「ねぇ」


伸出左手,手心朝上,握拳。再用右手指著左手,將手心打開,比著:

「左手 開けてごらん 俺 いない?」

「左手,打開看看。  我,在不在?」


沙繪凝視著櫂,眼裡有淡淡笑意,她問櫂說這種話不會覺得不好意思嗎?
櫂想了一下,有點害羞的笑道:「超級不好意思的~」(這句沒比手語)


兩人相視而笑,沙繪踏出步伐走近櫂,投入他的懷裡。
櫂擁抱著沙繪,深情的笑,靠在他肩上的臉龐,洋溢著幸福的笑容。




d0068116_20383790.jpg




# # # # # # 




有一段時間,msn的狀態上打著這句話。
狠愛狠愛這句台詞,狠愛狠愛這段劇情。


第7話是個轉折,不是沙繪的,是櫂的。
因為在這集,櫂終於坦白承認他的心情,對沙繪的愛戀。


但沙繪的真正心意,要等到第8話才能誠實面對。

櫂的覺悟,能夠支撐他的漫長等待嗎?儘管分離是必然的結果?
儘管,眼淚終究有一天會到來...
[PR]
by miotsu | 2004-06-16 11:49 | ドラマ.オレンジデイズ

相識之初‧相遇之緣



各自的心思

d0068116_18335661.jpg

第2話最後,第3話一開始。
櫂為了沙繪打架(狠爆笑狠烏龍的一場架)。女友真帆來接他。
車裡車外,是不是同樣的心情。









おはよう!

d0068116_18353129.jpg

第3話,櫂狠有精神的笑著,邊對沙繪比手語邊說:「おはよう~!」
好可愛的表情...(>"<)









微妙的轉變

d0068116_18371543.jpg

第3話中間後面,櫂對於真帆建議沙繪:
「試著開口說話好嗎?」這件事,非常的生氣。

他為了沙繪和真帆鬧僵,他不希望沙繪受到傷害。
這件事,可以說是他們三人之間的轉捩點。

真帆的心情,沙繪的心情,櫂的心情。









我要把妳從聲音的黑暗中拯救出來

d0068116_18384943.jpg

「君を 音の 闇の中から 救う」
「僕が 君を 音の 闇の中から 救う」

第3話的最後,櫂告訴沙繪他有一個計畫,沙繪問他是什麼?
櫂用手語緩緩地、一個字一個字地對沙繪說道:「我要把妳從聲音的黑暗中拯救出來。」

沙繪凝視著櫂認真的臉龐,淚水逐漸凝聚,傾身抱住櫂,哭了。









必須要有的覺悟

d0068116_1840371.jpg

第4話,沙繪用手語告訴櫂,「我要把妳從聲音的黑暗中拯救出來」這句話,
必須是要在有了某種覺悟之後才能說的,不可以隨便說出口。

譬如女朋友。沙繪半開玩笑的,她還以為櫂喜歡她呢。
櫂嚇了一跳,趕緊用手語比道,這件事跟那件事是兩回事吧?

p.s.櫂比的手語,是「違う」的意思。









人生的方向

d0068116_18414459.jpg

第4話中間,櫂和沙繪聊到人生的方向與今後要走的路。

櫂說,在一旁看著這麼努力的沙繪,自己也想要努力試試看。
今後要走的道路,不得不做岀選擇。他也會迷惘,但想幫助更多的人。









握手‧道別

d0068116_18421872.jpg

第5話,櫂被真帆甩了。

兩人握手道別,為這段感情做個結束。
其實捨不得的,不是只有一個人...









黑暗中的眼淚

d0068116_18431668.jpg

第5話中間,被甩之後的櫂心情不好,避開眾人獨自躲進某間教室裡哭。
沙繪跟了過來,櫂敞開心房對沙繪訴說他的心情。 

因為真帆比自己年長,一直以來他都很努力的想讓自己更成熟可靠。
除了被甩的傷心,被真帆的新男友說"可愛",也令他感到很不愉快...

沙繪說她懂他的心情,當櫂問她,他是"可愛"嗎?
她用手語認真的比道:「你才不可愛,你狠帥喔。」

流過淚的眼眸,閃耀著淡淡笑意。









捉迷藏

d0068116_18441053.jpg

第5話中間後面,「オレンジの会」的五個人相約一起去遊玩。

在玩捉迷藏的時候,兩人躲在同一個地方,開始用手語聊天。
沙繪問道這是不是特別為了她而辦的?為了想替她製造回憶?

是同情?但是,她感到狠開心。

櫂用手語回答,不是的,而且他也覺得很開心。









ホント?

d0068116_1845125.jpg

第6話   

沙繪的恐懼,櫂不是不懂,但就因為比任何人都了解,才更希望她能跨越。
櫂說,他也會對未知的未來感到害怕,但,是沙繪讓他勇敢的踏出了步伐。

看到沙繪這麼努力,他也想像她那樣努力的去做,
櫂用手語告訴沙繪,加油吧,他們兩個一起加油。

沙繪默默地接收櫂真心的鼓勵,緩緩地比著手語:「わかった」

櫂用手語問道:「ホント?」









わかった

d0068116_18455015.jpg

第6話
  
對她的回答不放心的櫂用手語問:「ホント?」    
沙繪露出淡淡的微笑再比一次:「わかった」

櫂總算開心的露出笑容。









メール

d0068116_18471073.jpg

第6話,沙繪傳簡訊問櫂,現在有空嗎?
櫂回傳問她,假如有空的話,要做什麼?

沙繪再回傳,要他去學校餐廳見面。
櫂微微一笑,回傳:「妳請客喔,一杯咖啡。」

沙繪看到櫂的簡訊,歪著頭笑了。









内緒よ

d0068116_1847453.jpg

第6話。見面之後,櫂說他剛才正在圖書館念書,沙繪淡淡的用手語比,喔這樣啊。
櫂傻眼的看著她的反應說,突然把正在讀書的人叫出來,竟然只有一句"喔這樣啊"?

沙繪用可愛的笑容比著抱歉,跟櫂說要去面試彈琴的事情。
但必須先對其他人保密,因為她不想讓他們擔心。櫂說好。

所以,櫂是特別的,不是嗎?
[PR]
by miotsu | 2004-06-15 10:20 | ドラマ.オレンジデイズ

11年x365日=4015日。2個人從相遇到現在11年。已經一起度過了大約4000天。山P和斗真之間無比堅固的牽絆。


by みお.mio.澪.橘小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