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雲立つ [2]


d0068116_15232463.gif




在遙遠的亙古,在一千七百年前的出雲國;

在甕智彥遇見真名志的那一天,那一年……




鑄劍師和巫覡,是分不開的共同體,這是緣分,也是宿命。

當雙生劍--「天叢雲」與「草薙」找到了彼此,合而為一時,便是回歸原始的時候到了。

我想,能夠在七地的手中終結一切,闇己該是很滿足的吧。

他早就知道會有這麼一天,也做好了覺悟,在很早很早以前就決定要這麼做……所以他才會有那麼沉靜的表情。

但,最痛苦的人是誰呢?是被留下來的人吧!

七地親手殺死了最要好的朋友,他無法原諒自己,即使經過了七年的歲月,被撕裂般的心痛,仍迴盪胸口,消散不去……


我們是為了迎接這種結局…而相識的嗎…?
我想…跟你當永遠的朋友。
聽我說,其實…我…非常地喜歡你啊。


七地淚流滿面的看著回歸平靜的,湛藍的天空。傷痛,停留在原地,不肯離去。

闇己是「負」,七地是「正」。七地的光,給予黑暗光明,給予黑暗希望--但為什麼?為什麼非要以這種方式結束……

然後、然後……七年過去,不可思議的事發生了。

結局就是--結束了七年的悲哀,讓所有人的心中以另一種形式得到了圓滿!



國之大體……首震尾坤,東南山,西北屬海。
所以號出雲者,八束水臣津臣命詔,八雲立,詔之。
故 云八雲立出雲。






[PR]
# by miotsu | 2003-08-28 15:26 | 漫画/アニメ

永永遠遠


衛小游的書,我沒有像純那樣的衷心喜愛,也沒有喜歡到只要是她寫的書都看,事實上我只有看過幾本,但不知為何,每次讀她筆下的故事,都會有種不可思議的奇異感。

衛小游的文字,很特別。

倒不是說她寫的有多好,而是一份契合的感覺。--我喜歡她的文字,讓我覺得舒服,覺得被感動,就像以前我欣賞沈亞一樣。

第一次在書店翻閱「永永遠遠」時,我在心裡想,啊,我一定會喜歡這本書。然後,事隔數月,我終於完整看完它,想法依舊。

這是一個很青春的故事,他們都很年輕,在那青春飛揚的年代……。

我完全了解為何作者不願意寫他們出社會之後的事,誰都有過那樣的心情吧?希望時間永遠停留在最初的時刻……

他們擁有作者沒寫的未來,而過去和現在,被他們緊緊地握在手中。

衛小游並未在兩人的相處上多加琢磨,較多的是男女主角的內心戲,與心情的轉折。

她的懵懂掙扎,他的多年等待。

純說我的興趣很奇怪,不是喜歡看兄妹戀不然就是姊弟戀……。是啊是啊,我還特愛師生戀、同性戀、青梅竹馬戀……(是嗎?我不正常嗎?)

我想,或許我只是羨慕吧。

因為我沒有兄長,也沒有從小玩到大的青梅竹馬,一切只能靠想像。正因為明白不可能擁有,所以更加嚮往。

我很羨慕曉霧,雖然她的個性既任性又彆扭而且還很倔強,但卻還是有個一直守候在身旁的男孩,為她默默付出。

羲雅一直在等待,等她長大,等她說愛他,說在乎他……

他一直在等著曉霧回應他的愛,等待了許多年。
[PR]
# by miotsu | 2003-08-28 15:25 | 読み物/小説

劍靈


d0068116_20502845.jpg


劍靈 《陰陽 卷七》

劍靈.雷頤 * 刀靈.彎月




千年過後,
記憶封塵,人間無夢。
她是彎人間殘缺的新月,閃躲在紅塵隙縫,不問何去何從。
他是顆追尋記憶的星子,闊步走回宿命中,盼能一圓舊夢。
十年追憶,百年遺忘,千年重逢。
七分相思,三分醉意,一張秀容。
情絲懵懂,她說愛恨提起太難放下太重,
心有獨鍾,他說人生原本即是喜亦是痛。
她淚,他慟。
她笑,他瘋。
不願再次各分西東,只求生死與共。
因為一顆佛心,夢,不再轉眼成空。


這本書的內容很沉重,而且相當悲哀。
我相信沒有人能在看完「劍靈」後心情還會好得起來。

兩個字:心酸。

最後他們是在一起了,但卻不是活著,至少,不是以活著的身分。
雖然他倆本就是鐵石造的刀與劍,本就沒有生命,結局不過是回歸原點。
但這樣的結果,卻讓旁觀者看得心裡好難過……

愛與喜歡的分別,在於心痛與否之間。
等了千年,他終於等到她的笑,卻等不到與她一同白頭偕老。

別再分開了好嗎?
不會了,誰都不能再把我們分開,我們要在一起到永遠。

到,永遠。



p.s.燕吹笛的秘密在這一本揭曉,我被嚇到了。燕家小子他……是同性戀?他喜歡的是……他的寶貝師弟軒轅岳!?我差點仰天長"笑"……我的天啊……
如果把他倆寫成BL的故事,應該會很有看頭吧,好期待耶,呵呵。(^^)
[PR]
# by miotsu | 2003-08-17 16:41 | 綠痕.陰陽

麒麟


d0068116_20445665.jpg


麒麟 《陰陽 卷六》

麒.聖祺 * 麟.玉琳




呆頭鵝對呆頭驢,大智對若愚
紅繩纏來又繞去,七情對六慾
一前一後靈山夜,全都兩腳踹下去
愛恨嗔癡進腹裡,她想抓狂他臉綠
神界囉唆講規矩,人間是自由疆域
歪打正著好運氣,他們混得還可以
無奈總是多風雨,她老嘆息他憂鬱
神界人類與魔物,都一塊攪和下去
他常一肚子火氣,她是吐血好幾斤
因為一顆舍利,生命,開始變得有趣……


我好喜歡、好喜歡這個故事。
不……應該說我最愛這一本了!

我本來就愛看這類青梅竹馬的冤家劇情。
「麒麟」讓我看得很開心。(^^)



還記得,她曾問過他,在他心中,她到底是什麼?

寶貝。

在他心中,她是他的寶貝,是他細心保護在羽翼下,願為她擋下所有風雨的唯一。
[PR]
# by miotsu | 2003-08-17 16:39 | 綠痕.陰陽

戰鬼


d0068116_2040020.jpg


戰鬼 《陰陽 卷五》

七曜 * 千夜




過去
他是衛國護民的大將,她是與世隔絕的公主。
現在
他是出征人間的戰鬼,她是踏上大漠的旅人。
陰與陽,日與夜,可有交會的時刻?
因為一顆舍利,陰陽,沒有邊界。


怎麼那麼沉重啊,心酸得讓人看不下去。
讀到最後,眼淚都飆出來了,真慘。

但若跟「劍靈」的悲慘程度相比呢?
已經算好的了。

幸好,屬於他們的幸福,並沒有遠離。
[PR]
# by miotsu | 2003-08-17 16:38 | 綠痕.陰陽

記川


d0068116_20343952.jpg


記川 《陰陽 卷四》

郁壘 * 鳳舞




他是她門上的門神,
一世又一世,他看盡了她想愛卻無人可愛的淚眼,
一世又一世,他執著地站在門上不走出與她相見。
在這世,在這年,
他終於放下心結,跨出門扉與她相戀,
他們的姻緣紅繩,曾因愛而緊密相牽,
但,一道聖諭,一段白綾,卻拆散了這一切。
她因此而徘徊在忘川川畔,尋找遺忘的從前,
他因此而停留在人間邊緣,等待她再次出現。
千年過後,天火驟臨,
她踏上尋覓記川的路途,再次回到人間,
一段千年前被拆散的愛情,能否再續前緣?
因為一顆舍利,姻緣,不再斷了線。


雙棲雙飛誓不移,願在雲間長比翼。

我還蠻喜歡「記川」的。
但比起主角,配角更令我心動。
[PR]
# by miotsu | 2003-08-17 16:36 | 綠痕.陰陽

花凋


d0068116_20285682.jpg


花凋 《陰陽 卷三》

葉行遠(將離) * 雷無音




花開花凋,她哭她笑。
她愛芍藥,也恨芍藥。
她的人生被種植在花朵上,默默等待每年春天的到來。
那一年,花開的季節,她打開心門走進他的世界,
也是那一年,花凋的季節,她閤上了門走出思念。
永遠太遠,他們都明白這點,
情愛總是事過境遷,這世上,可有真心永不變?
因為一顆舍利,永遠,不再那麼遙遠。


「若非海潮不起,不返人間。」

曾經被傷透心的他,不敢再愛,怕再受傷。
但他不知道,真正愛他的人,其實一直在這,從未離開。
[PR]
# by miotsu | 2003-08-17 16:35 | 綠痕.陰陽

瑞獸


d0068116_20205115.jpg


瑞獸 《陰陽 卷二》

嘲風 * 喜樂




龍生九子,不成龍。
他是一隻獸。
他是一隻靜靜伏峙在屋簷眺望、被香火煙燻了千年的瑞獸,
人們為了私心,懇請蒼天剝奪了牠的自由,
要牠為鎮守除厄,將牠困囿於高翹的簷上,
一日復一日的為蒼生看顧遠眺,杜絕百害侵入人間,
可是人們和蒼天皆不曾問過牠的意願,擅自就決定了牠的命運。
在這奇異的天火之夜,因為一顆舍利,牠的「人生」,即將開始了……


一隻很可愛的嘲風獸,一個很溫馨的故事。
關於成長--關於嘲風獸如何體會人生。
[PR]
# by miotsu | 2003-08-17 16:33 | 綠痕.陰陽

天火


d0068116_20133762.jpg


天火 《陰陽 卷一》

殞星 * 震玉




「天火」是一本楔子。

以殞星與震玉的相遇為經,以佛心舍利為緯,交織成一段由神、佛、人、鬼、魔、妖共譜的傳說。

她是他在人間唯一的牽掛。
[PR]
# by miotsu | 2003-08-17 16:32 | 綠痕.陰陽

陰陽


《陰陽》的系列結構不似《九龍策》那樣龐大,故事獨立,可跳著看而不用怕會看不懂,但因畢竟是系列,每本書多少還是有些關聯性,以及某幾位串場的要角。

《九龍策》鬥智,《陰陽》言情。

佛心舍利,是貫串整套系列的關鍵,而貫串整個故事的重要配角有--藏冬、燕吹笛、軒轅岳、申屠令、晴空。

喜愛遊戲人間,不務正業卻又深藏不露的山神藏冬﹔沒耐性、脾氣暴躁又死要面子的燕吹笛;為人耿直有原則,可惜卻認錯師父的軒轅岳;死魔性不改卻又有點爆笑的申屠令;仙佛轉世為人,卻懂得人世間七情六慾的晴空……

《陰陽》裡頭最搶眼的,恐怕就屬藏冬和燕吹笛這對難兄難弟了,他倆是典型的那種明明不想惹麻煩,麻煩卻總會自動找上門的衰人。

因為這兩個人的光芒太過耀眼,導致主角被配角搶盡鋒頭。食過人的藏冬,在「天火」裡就點出了他的過去,而愛護師弟的燕吹笛,對師弟軒轅岳的感情則讓人很有想像的空間……

《陰陽》系列,目前為止我最愛的有「瑞獸」、「記川」、「麒麟」以及「劍靈」。
[PR]
# by miotsu | 2003-08-17 16:30 | 綠痕.陰陽

綠痕


繼《九龍策》之後,我努力朝綠痕的下一個系列《陰陽》邁進。

自她的第一本小說「銀翼殺手」後,我就沒再看過她的書,明知道她的文筆很好,但不知為何就是不想去看。

直到我讀完整套《九龍策》。

有好一陣子,思緒無法從已經結束的故事裡抽離,腦袋裡轉來轉去的都是裡頭的人物……老謀深算的臥桑、等待多年的朵湛、一心想當個天下第一臣的懷熾、心中有結的野焰、遇熱就中暑的霍韃、孤單很久的鐵勒、舉手投足間默契十足的舒河和律滔、以及那個總是為兄弟著想,卻被迫加入宮爭,被迫登上皇位,讓人想到就心疼的風淮……

《九龍策》帶給我的震撼實在太大了。

看過這套系列,真的不會想去翻她以前寫的書,因為它是經典中的經典。




我發現,我好像戀上綠痕的文字了……
[PR]
# by miotsu | 2003-08-13 15:58 | 綠痕.九龍策

九龍策--寫在之後


d0068116_19462262.jpg
我失算了,原以為「朔日」那本已經讓我哭得夠慘,沒想到讀著「霸王」《下篇》的後半本,我的眼淚越掉越兇。

為什麼要逼風淮選擇?他們知不知道當風淮不得不面臨兩難的抉擇時,他的心有多痛、有多不捨?為什麼要把風淮扯進這場手足相殘的宮爭?為什麼風淮必須懷抱著這些遺憾過一輩子?


風淮那麼善良,那麼正直,心願也很小,他只是想回到過去,那個有大家陪他一起的美好回憶……。風淮承諾過,他不願再失去任何人,為什麼就連這個小小心願都不能成全?他多想說,不要走,他多想將他們全部留在身邊……

他曾許下心願,要他的兄弟們都活著,一人不少,但活著卻也同時代表著,他們未必能再相聚。

風淮答應過鐵勒,不論未來將是如何,在他心中,不會有遺憾。但,怎麼可能沒有遺憾?他再也見不到摯愛的手足,再也無法保有那個他一直堅持守護並小心翼翼珍藏的幸福……

懸雨的願望,風淮已經無法實現了……

為什麼,必須背負那麼多遺憾的,是風淮?
為什麼,放手逐夢的代價,竟是那樣龐大、沉重?

今後,陪伴風淮走下去的,也只剩回憶了……
風淮的淚,滴落在我的心版上,好沉,好痛。

這場皇位之爭,沒有誰對誰錯,也沒有誰能真的不傷心。

俱往矣,數風流人物,還看今朝。
[PR]
# by miotsu | 2003-08-10 16:12 | 綠痕.九龍策

九龍人物關係列表


原本一直在猜測下一任太子到底是誰的我,在看完第七本「朔日」後,有了幾乎可以確定的答案。
只是,我真的寧願手諭裡寫的人不是他……


太子:臥桑(東內)
二皇子:刺王‧鐵勒(西內)
三皇子:震王‧霍韃(南內)
四皇子:滕王‧舒河(南內)
五皇子:翼王‧律滔(東內)
六皇子:衛王‧風淮(衛王黨)
七皇子:襄王‧朵湛(西內)
八皇子:寰王‧野焰(東內)
九皇子:雅王‧懷熾(南內)


東內首推--律滔
西內首推--鐵勒
南內首推--舒河


手諭裡的下一任太子人選:風淮
[PR]
# by miotsu | 2003-08-10 16:11 | 綠痕.九龍策

霸王


d0068116_19104317.jpg
霸王 〈上篇.下篇〉〈九龍策 卷九〉

二皇子.鐵勒 * 戀姬公主


刺王鐵勒--戰龍在野



我能夠理解,姊最喜歡鐵勒的原因。
「霸王」的故事,鐵勒的故事,真的很慘、很慘。

這麼多年來,他一直是眾兄弟裡最孤單的一個,幸福在多年後降臨,卻也讓他愛得很痛苦,他的那雙羽翼,守護著所有他愛的人們。

冷天色希望戀姬握住鐵勒的手。
戀姬說,她只是想與他一起廝守。

不要怪臥桑,如果說臥桑真欠鐵勒什麼,在他為鐵勒擋那一刀的那刻,也都該還清了……
[PR]
# by miotsu | 2003-08-10 16:10 | 綠痕.九龍策

崩雲


d0068116_1963590.jpg
崩雲 〈九龍策 卷八〉

四皇子.舒河 * 芸湘


滕王舒河--雲龍探爪



曝光率最高的舒河,在九龍策裡本本串場。
他跟律滔,真的很有發展成BL的潛質。

舒河跟律滔,很像。差別在於,律滔是個偽君子,而舒河是個真小人。若說我喜歡他倆的程度相同,那麼討厭的程度,亦然。

其實我很希望綠痕能多寫一些關於律滔與舒河之間的回憶故事。曾經感情好到形影不離的他倆,只需一記眼神、一抹微笑,就能明瞭對方心中想法的親手足,為何在多年後放開了彼此交握的手……

心,不是不痛,只是他們都太明白,真正要的是什麼。
[PR]
# by miotsu | 2003-08-10 16:03 | 綠痕.九龍策

朔日


d0068116_1859539.jpg
朔日 〈九龍策 卷七〉

六皇子.風淮 * 莫無愁


衛王風淮--神龍御風



九位皇子裡,我最喜歡風淮,最欣賞風淮,也,最心疼風淮。

心碎過後,風淮決定放手追逐夢想,為了他的小小心願,為了除了他已經沒有人記得的過去……。即使被現實傷透心,他還是忍著痛往前走,在風懷的眸底,我看見了酸楚,也明白,他的心,有多痛。

「我要我的手足皆存在世上,一個,也不能少。」

為什麼風淮要那麼善良呢?為什麼他不自私一點、多為自己設想一點?風淮不惜一切只為保全兄弟,但他知不知道,不論他怎麼做,不論結果是什麼,他都會遺憾的……

「我很想再看一次王爺和他的兄弟們在一起時的笑臉……」捨命護主的宮懸雨,在說出最後的心願後,憾然地閉上雙眼。

當我看到這,蓄在眼眶的淚,再也止不住地落下。

怎麼可能不會有遺憾?遺憾是必然的,早在宮變的那一刻起,就注定了他們心中一輩子的遺憾。

讓我最為他心疼的,是風淮;讓我的眼淚真正滑落面頰的,是這本「朔日」。
[PR]
# by miotsu | 2003-08-10 15:33 | 綠痕.九龍策

摘星


d0068116_1854158.jpg
摘星 〈九龍策 卷六〉

五皇子.律滔 * 葛沁悠


翼王律滔--見龍在田



我不討厭律滔,甚至可以說,我挺喜歡他。

律滔放開了舒河,讓彼此可以飛得更高更遠。在他們眸底,藏著不得不離開彼此的孤寂。

沒有回首的權利,只有放手去追。
[PR]
# by miotsu | 2003-08-10 15:22 | 綠痕.九龍策

蠻郎


d0068116_18402845.jpg
蠻郎 〈九龍策 卷五〉

三皇子.霍韃 * 冷鳳樓


震王霍韃--遊龍擺尾



霍韃,是九個人中最爆笑的一個。
「蠻郎」,是九龍策裡最輕鬆有趣的故事。
[PR]
# by miotsu | 2003-08-10 15:19 | 綠痕.九龍策

問花


d0068116_18312475.jpg
問花 〈九龍策 卷四〉

七皇子.朵湛 * 楚婉


襄王朵湛--亢龍有悔



朵湛這個人,起初我實在沒什麼好感,原本對他還抱有一絲期望,盼望他與其他人不同,但自從看透他的真面目後,我就對他死心了。

但,換一個角度去想,又覺得他很可憐。
等待,是最折磨人的懲罰。
他愛得,很辛苦。
[PR]
# by miotsu | 2003-08-10 15:12 | 綠痕.九龍策

奔月


d0068116_18252796.jpg
奔月 〈九龍策 卷三〉

九皇子.懷熾 * 辛媞邑


雅王懷熾--潛龍出海



對於懷熾,我沒有強烈的喜惡,但我很不喜歡「奔月」,或許是因為愛情戲太多,也或許是我壓根就討厭那位不解世事、一碰就碎的女主角。

我比較感興趣的,是懷熾厭惡律滔的理由。當懷熾為了救她找律滔幫忙,那一聲脫口喊出的「五哥」,留住了律滔的腳步,回過了頭。

那一聲「五哥」,讓聽的人心酸,讓看的人紅了眼眶。
[PR]
# by miotsu | 2003-08-10 14:53 | 綠痕.九龍策

天驕


d0068116_18184622.jpg
天驕 〈九龍策 卷二〉

八皇子.野焰 * 粉黛


寰王野焰--飛龍在天



野焰對鐵勒的執著,是我看這本書的動力。

「因為刺王不准任何人動你。」--這句話,動搖了野焰一直以為的認知。雖然遲了十年,雖然方法不夠正確,但這麼多年來鐵勒為他付出的,以及鐵勒對他的愛,遠超過野焰所能理解的,太多太多。
[PR]
# by miotsu | 2003-08-10 14:39 | 綠痕.九龍策

宮變



d0068116_18122335.jpg
宮變 〈九龍策 卷一〉

太子.臥桑 * 那嫣


太子臥桑--藏龍現形



宮變,是一切紛爭的開端。
渴望自由,渴望平凡,臥桑捨棄所有選擇離開。
為了私心,他把所有人拖下水,讓他們放手一搏。
給他們,也給他自己一個機會。
[PR]
# by miotsu | 2003-08-10 14:26 | 綠痕.九龍策

九龍策--寫在之前



不到一個禮拜的時間,我拼了命地看完想看很久的十本小說,而當我終於讀完第十本的最後一個字,在閤上書的同時,心底的失落揮之不去。

看綠痕的書,很累。

當初遲遲不肯看九龍策,除了沒閒錢沒時間外,主要原因在於我向來不愛看宮鬥的戲碼,更討厭看到朋友反目成仇、兄弟手足相殘的劇情……。我不知道我是否奉行和平主義,但我不願意看一個這樣令人心痛的故事。

姊曾經說過,她看九龍策,看的不是男女情愛,而是兄弟情義。我也是,我也跟她一樣,不在乎男女主角究竟會不會在一起,不在乎女主角是否又被男主角傷透了心,我甚至希望根本沒有女主角的存在……

我唯一在乎的是,當故事走到終點,他們九個人,是不是還能完好如初?
[PR]
# by miotsu | 2003-08-10 13:51 | 綠痕.九龍策

11年x365日=4015日。2個人從相遇到現在11年。已經一起度過了大約4000天。山P和斗真之間無比堅固的牽絆。


by みお.mio.澪.橘小都